font

5月 12, 2014

我看過最哲思的一部喜劇《白日夢冒險王》-我們在生活之中,卻最不懂生活。





抱著純粹看普通喜劇片的心態,跟家人看了《白日夢冒險王》,電影結束之後,腦海裡一直迴盪電影裡輕柔的配樂、極其壯觀的場景,還有好多電影中頗具哲思的對白,我才知道,原來我真的喜歡上這部電影了。

這部片雖然好笑,但是對我來說,絕對不是一部傳統的喜劇片,因為,你甚至會看到有些感傷。電影開頭,就是從主角米堤的上班生活開始,很普通,很平凡,所以他時常會在無聊的生活中幻想許多不可思議的情節,他豐富的想像力讓這一切平淡無奇的生活好像都變得有趣一些,而且時常聽不到別人在說些什麼。而當他被身邊的人用各種方式「叫醒」,讓他才回過神來時,更讓我們發笑。這部喜劇片似乎開頭已經開始要用主角的想像力,帶我們走入這個奇幻的幻想故事。





主角米堤是一家《生活雜誌》公司的員工,雜誌的內容是拍攝世界各地人文風景的攝影雜誌,而米堤擔任相片部的經理,幫許多攝影師處理底片沖印,但一直都是日復一日的埋首工作中,直到公司面臨了被併購以及雜誌停辦的危機,他必須負責《生活雜誌》的最後一期出刊,卻丟失了多年來合作已久的攝影師交給他的第25號底片。而交付底片給他的攝影師,卻在各國奔波而苦苦連絡不到,為了那張重要的底片,主角終於決定踏出去,親自去找那位攝影師。



或許這樣的理由有一點荒誕。但想想,《生活雜誌》的座右銘即是「開拓視野,看見世界,貼近彼此,感受生活,這就是生活的目的」,對比起主角米堤,在公司工作了十六年,卻從沒真正為自己出走過。這是多諷刺的一件事--在「生活」之中,卻最不懂「生活」。只能每天看著公司裡的封面海報,幻想著自己身在眼前的美景中。




我們以為主角的理由荒誕。但是更荒誕的是,有時候我們連為自己找個荒誕的理由,真實的為自己出走一次都沒有辦法。我們笑著電影,電影卻又大大的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看看那只是死守原地,什麼也不做的我們。主角第一次的出走,到了格陵蘭,又輾轉到了冰島,只在剎那間與攝影師的身影擦身而過,最後依然沒有個結果,又回來了。一回到家,米堤便氣餒的把攝影師送給他的皮夾丟到垃圾桶中。我才恍然大悟這並不是一部美滿喜劇,《白日夢冒險王》更貼近的是真實的人生。就算你最初真的鼓起勇氣嘗試了,也必定不會是美好結局,但這不就是真實的生活嗎?我們所追求的並不是一個美好結局,而是在過程中,盡情的投入在這世界個角落的美好中。

米堤回來之後,他不再對底片帶有任何希望,只希望把旅行中交換到的滑板送給他心儀的女同事雪莉的兒子,但到了對方家中,發現應門的是一個男人,在這趟旅行中,或許對方也跟前夫復合了。他更加失望的在門口放下滑板就離開。而且回到公司,他因為一直找不到底片,也被公司新來的主管解雇了。



在米堤對一切已經完全放棄之際,他突然發現攝影師所留下的線索--其中一張照片,竟然拍的是他母親的鋼琴。他驚訝的問了母親,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母親跟攝影師不久前有連絡,米堤想到經歷了那麼遠的路程,直到現在才知道這件事,便生氣的問母親為什麼不早告訴他,母親才說,她其實很久之前就跟他提過了,但是米堤老是在自己的幻想裡失神,所以時常錯過當下的時刻。

米堤再度燃起一線希望,這一次的旅行不再是因為愛戀的人促使,也不再是為了工作,而是徹底為了自己,為了那一張他從不曾看過的照片,再度踏出這個世界,到了喜馬拉雅山。我特別喜歡米堤每一趟旅行裡面的配樂帶來的愉悅感,帶有一點輕柔的浪漫。我回想起過去到了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遠方旅行時,心底總會響起像《白日夢冒險王》音樂那樣的愉悅感。竟然有點讓人懷念那種感覺。更荒誕的是,這部喜劇沒有讓尋找攝影師的任務像普通喜劇一樣曲折離奇,而是在米堤一邊爬喜馬拉雅山一邊接手機的時候(電影很刻意的把這段做得很荒謬,在那麼高的山上手機竟然還有訊號。)就突然撇見了他苦尋已久的攝影師。原先明明歷經萬難,突然卻又易如反掌,你永遠預料不到。這正是《白日夢冒險王》帶給我們的哲思,因為簡直像極了人生!

米堤詢問攝影師到底把底片放到哪裡去了,攝影師說:「我想給你一點驚喜,所以把那張底片夾在我送你的皮夾裡。」米堤才真的生起氣來,問他:「這樣很有趣嗎?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攝影師緩緩的回答:「我有,我寫在紙條上。」米堤聽了只能無奈自己沒有仔細的注意攝影師紙條上的意思。而這兩趟的旅行,最後底片卻是放在他的皮夾中,而且不久前才被丟進了垃圾桶。

攝影師不以為然的說,可惜了,那張照片是他此生拍過最好的照片。米堤無能為力,只能望著眼前的美景。這時攝影師告訴他,他在等待雪豹的出現,很難得才能預見這既神秘又美麗穿梭在雪地裡。而這一刻雪豹竟然就出現了。攝影師邀約米堤透過他的鏡頭觀看這難得的一刻,米堤看了為之震撼,但發現攝影師只是一直透過鏡頭望著,卻不按下快門,他有點替攝影師著急的問:「你什麼時候才要按快門?」攝影師卻這麼回答:「有時我選擇不拍,因為我想沉浸在這一刻。」



米堤最後回去了,發現母親貼心的幫他撿起了垃圾桶中的皮夾,讓他找回了底片。他終於大功告成把底片送回公司,但是卻發現一切也都變了,她的同事們、愛戀的女同事也都被解雇了,他更是沒有因此而復職。於是他把那張從沒看過的底片交回公司,對那位解雇他的主管講了自己真心想說的話,便索性的離開。多日後,他因為女同事的兒子,偶然的跟愛戀的女同事連絡上,才知道對方並沒有跟前夫復合,而是那天請了工人來家裡修冰箱,而且女同事早就跟他提過這件事,米堤也是因為出神而沒聽見。電影的這一刻起,才是讓人為之震撼的開始--開頭主角那些讓我們發笑的幻想片段,讓他錯過了母親對他說的話、女同事對他說的話、甚至攝影師給他的紙條。我們老是在做白日夢,卻不曾珍惜每一刻正在發生的事情。

米堤此刻終於鼓起勇氣,約了女同事一起看舞台戲。兩個人漫步在街上,突然回想起今天是《生活雜誌》的發刊日,都沒有看過照片的兩人,走向雜誌攤一看,最後一期封面,那個攝影師說是自己畢生拍過最好的照片--竟然就是主角認真地做著自己的工作,仔細地檢視底片的畫面。連米堤自己都想不到,他追尋了那麼久的東西,竟然就是他自己。

最後,他們倆偶然的牽起了手,在街上走著,電影劇終。米堤沒有因此復職,沒有很快的譜出戀情。但是也跨出了一步。或許《白日夢冒險王》要告訴我們的,我們可以喜劇的看待生活和人生,就算最終不能像喜劇一般面面俱到的完美收場,但我們有機會去珍惜每一個當下,做出決定,無論結果如何,無論是否完美,活在當下感受每一刻,才是人生啊。



最後,我真的很喜歡電影的配樂: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