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7月 05, 2014

童年。

今天看到小時候跟我很要好的朋友,多年不見,很開心的給了她一個擁抱之後,就醒來了。原來多年之後,還是不見。最感傷的是我們聽聞彼此都好,但該死的長大讓我們再也沒有機會找個爛死人的藉口見上一面,做點什麼我們長大後再也不做的蠢事。但是這一切都沒辦法阻止我們的內心還想當個孩子,如果哪天,我們已經完全變得像個大人,那,那一天才會是童年的忌日。
 
 
所以有的時候,我還是會在夢裡,回到那個很單純的童年,是因為我妄想有一天,我就算不用做夢,也能回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