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8月 10, 2014

我看電影《FOOD,INC》-人類為了將食品全球商業化,捨棄的是對於生命的尊重。



《FOOD,INC》(翻譯:美味代價 / 食品公司)
「商業是所有汙染的來源,更是毀滅世界的源頭。」電影開頭就拋出了這句話,然後娓娓道來,現今食品的「全球商業化」美名下的醜陋模樣…我們是否想過如今肉類中的大腸桿菌高的主因,是怎麼來的?或許沒有人想過。食品衛生的問題其實絕大部分都是從最初的製造端開始的,而不是大家所以為的食品管理的「過程」。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從商人開始「訓練」牛吃玉米說起。沒有人疑惑過,為什麼牛是吃玉米的?牛其實不吃玉米的。單純是因為商人發現,玉米能讓牛長得更胖更肥,而且比牧草便宜。或許這樣的發現降低了更多商業成本,聽起來是一件好事,但我們都忽略了一件事:牛本來是吃草的,吃了玉米,牠們無法消化,因此胃中就囤積了大量的大腸桿菌,生產出的肉品所含的細菌量,足以致人於死地。而這樣的全球化食品生產鏈,最終也導致了一個荒謬的結果--肉品需要經過消毒。

片中的農夫對於這樣的食品全球商業化情勢感到非常的感慨,更提到,他們不用玉米餵食牛,而是自由放牧,讓牛吃草地上的草。且牛吃完草,在草地上排泄為草地施肥…其實形成非常良好的生態循環,而且非常便宜。但是大型食品公司為了要規模化、快速化,每隻牛都是在工廠裡吃著廉價玉米,甚至他們還要大費周章的清理沒用的牛糞、最後再為那些「富含」大量細菌的肉品消毒。



雞肉的生產過程也是如此,食品公司大量的對雞隻施打生長激素及抗生素,讓過去三個月才能長大成熟的雞,49天就能夠比三個月還要成熟且肥大(尤其雞胸肉因為施打藥物可以比以往大三倍)。這些雞從出生到死,都是待在不見天日、毫無空隙的雞籠裡,且因為施打藥品的關係,肥大到一站來走幾步就會跌倒。而更因為雞隻在這樣糟糕且密閉的環境下,大腸桿菌的數量更是激增。採用自然生態養育雞隻的農夫表示,他們把雞隻養在草地上自由放牧,且在通風露天的環境下宰殺,所驗出的大腸桿菌數還遠遠低於食品公司「已消毒過的肉品」的幾百倍,美國卻有個荒謬的法令顯示:在露天的場所宰殺肉品是不衛生且要開罰的。事實卻顯示了食品公司的密閉環境下的屠宰才是最不衛生的,反觀這條法令,是多荒謬的一件事!也讓農夫非常哭笑不得。(這大概又是官商勾結所弄出來要搞死小農的法令)

仔細想,這些商人從不把這些動物當做動物看待,因為牠們只是在這些巨大食品生產鏈的一環而已,這些牛、雞,大概從來就不知道放牧為何物,而這些食品公司也只是在「生產食物」,甚至低薪的聘用非法勞工,在許多生產環節上,也完全不顧員工的安全及衛生,只一昧要降低成本。而這些勞工不但長時間在惡劣的環境下因接觸動物屍體而生病,還有許多的非法勞工在各種壓榨下還被警察予以逮捕…從頭到尾食品公司都沒有任何的表示,更沒有人指責他們需要負任何的責任。




片中最感慨的,大概莫過於影片裡農夫所提到的一段:『透過養牛,我們學會怎麼樣用衛星定位種植玉米、怎麼收割、怎麼施肥,卻沒有人會問,我們怎麼能餵牛吃玉米呢?我們都變成了技術員,都在研究:「how?」,卻沒有人退一步,問一句:「why?」。如果一個人類文化僅僅把這些牛雞豬看做一堆死氣沉沉的原生組織,任人擺佈、任人宰割,這種文化也可能會對這個社會的其他個體,或者這個國家的其他文化帶著同樣的藐視、無禮、甚至控制心理。』


我突然想起電影《阿凡達》中,納美人為了生存而殺生,並不是抱著弱肉強食的殘殺心態,反而是抱著感謝的心,對著死去的動物肉體默念,感謝這個生命為他逝去,感謝這生命讓另個生命得以延續的。而如今人類所有的資源都取自於大自然,卻已經沒有了對於生命的基本尊重。


或許我們看著一切的演變會感到無力,但電影的最後卻告訴了我們,我們並不是沒有力量可以改變,相反的,這場商業鏈,最終端正是我們這些對低廉肉品買單的消費者。如果我們能夠更加慎選商品,除了能夠挽回我們的健康,更能夠扭轉這些醜惡的商業現象。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