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2月 26, 2014

升級win10之後localhost無法顯示的解法



在切版的時候由於不小心點了win10的免費自動升級,
發現介面變的弔詭的難看就算了,竟然我的localhost也悲催的沒辦法開了,
所以迫不得已的研究了好一下子,發了這一篇。

12月 24, 2014

小熊為廷的性騷擾事件

好啦小熊為廷的性騷擾事件真的看得很煩了,很多人在講,也都講得夠中肯,我直接做結論好了。
 
1.啊你不就是以為太陽花的50萬人都當你是神,都會挺你,加上你怕事後被起底,只好自己先講先贏,想博得一個有勇氣有擔當又勇於面對的美名,順便一舉讓這個犧牲打拿下你立委的寶座嗎?
 
2.你不是只犯一次,你是累犯,被抓到就兩次了,那沒被抓到是有多少次?根本沒有改過自新,完全就是在為了自己以後鋪路,還好意思說自己一年半沒再犯了,把性騷擾當做在戒菸啊。

12月 21, 2014

如果用曖昧來解釋數學理論的「囚徒困境」這件事…

今天認真看了一些關於「囚徒困境」的分析,我想,更好理解的方法,可以從「曖昧」這件事上面來解釋。
 
這是個蠻有意思的博奕論。這理論的假設,就是兩個互相不能得知對方想法的囚犯,在面對警方開給的相同條件下,也就是雙方同時認罪、同時不認罪、只有一方認罪…會導致不同的刑期和結果時的選擇。「囚徒困境」發現這種情況下,雙方都會理性的選擇比較能保護自己的方式,但是整體來講,卻是不理性的,因為兩個人都沒有得到最大效益。
 
不過這個理論用囚徒解釋,有點費解,我看了兩次還是沒有完全看懂,但如果用感情來比喻,這麼解釋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12月 11, 2014

關於學運女王援交這件事


一次爆了阿基師和學運女王援交的新聞,從頭看到尾只覺得,矯情。想到這些事情是激動的,但打這些文章的時候我是冷靜的。其實我懶得討論崩壞的阿基師,他的確是讓人很欣賞過,但是錯的事情就是錯,那些爛藉口完全無法讓人接受,黑掉就是黑掉,上摩鐵就是上摩鐵,沒什麼好委屈也沒什麼好討論的。

12月 02, 2014

就事論事,不是選邊站。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客觀、理性、就事論事這種東西,好像碰到政治話題,就派不上用場。我覺得那種因此而不能講的感覺一直讓我很痛苦,為什麼不能講?一件事情明明有很多值得討論的餘地,但卻因為每個人都在猜測顏色和立場,一點也客觀不起來。過去我們老是談到政治話題就要吵架,其實我覺得蠻悲哀的。但是我也一直在學習,或許,會爭吵正是因為,我們都還不夠客觀。

KP

柯文哲這個人講話真的很有料,每聽一次,就多一點學習和智慧,
有這樣的人格,擺在哪都成功。
 
當人家問到柯文哲處理市政的態度,要怎麼解決所有的問題,他回答:盡力而為。以過去當醫生的角度來看,就是救一個算一個。因為當醫生以後,他才知道,原來『家屬不是怪醫生沒有救回來,而是怪醫生沒有盡力』。對於市政,把一個人民的小事情當大事來做,這是一種態度。他說:『以前人家批評宋楚瑜說,他哪有做什麼?他只是鋪橋造路啊,把水溝通一通。其實這就是要點,對人民來說,他家門前的水溝不通,這就是他關心的事情啊!』
 
面對自己不擅長的領域,就是運用擅長的人,但不能偏聽。不讓所有下屬單獨報告,重大事件一定要用團體會議解決。因為『眾人的智慧會超越個人的智慧。』


專訪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PU3DxZq4g0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