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5月 04, 2016

關於相信

邱妙津說,「我是什麼很難聚焦,但什麼不是我卻一觸即知。」我想起了伍迪艾倫的電影《愛上羅馬》裡一個女主角也講過類似的話:「我不知道我喜歡什麼,只知道我不喜歡什麼。」
  
當你用盡一輩子在排除和挑剔那些你所不喜的事物,以為這樣會更接近完美時,最終只會找到不存在的柏拉圖式的理想。

《魔幻月光》裡面女主角一句台詞說:「你能原諒我嗎?」男主角說:「我不能,只有上帝可以原諒妳。」「但是你說上帝不存在。」男主角不發一語的離開。或許你看出了這回答的端倪,以為這就是答案了,但這其實不是,因為你搞錯了問題,重點不在於不能原諒,而是你不相信、不去信仰一件事情,所以永遠只會有一種答案,而且你以為永遠不能轉圜。
 
回過頭想,在不像科學一樣客觀,而是充滿感性的人類情感世界裡,去相信迷幻不是不好,你可以像大亨小傳的蓋茲比一樣永遠不要從夢裡醒來,你就不需要體會現實所帶給你的痛苦,但你也可以像個實事求是的人生苦行僧,追求無謊言卻也毫無快樂的世界,盡情的體驗世界的黑暗現實殘酷無情。這兩種極端都是可以併行存在的,因為我會告訴你,在我看來,一生不斷遊走在半夢半醒之間的人,才會被這世界抽離和毀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