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7月 27, 2019

第一次造蟲洞就上手:蟲洞三種理論與可能存在的悖論

上次任性的講了黑洞,有觀眾說想聽聽蟲洞,剛好今天有空,所以來教大家怎麼造蟲洞。典型的蟲洞又稱:愛因斯坦—羅森橋(Einstein-Rosen bridge)。是連結兩個不同時空的通道,我們知道廣義相對論已經解釋了空間上的物質質量可以影響空間本身,例如伸展或彎曲空間,而當年愛因斯坦跟跟另一個物理學家羅森一起研究廣義相對論的引力方程式也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宇宙的空間允許存在類似捷徑的東西——蟲洞。也就是大家最常見的一個蟲洞簡化模型圖:

7月 10, 2019

答應我,在說黑洞是騙人的之前先把影片或這篇文看完。— Netfilx「黑洞啟示錄」

好喔,今天來聊黑洞好嗎?不好嗎?我管你的勒。好的,今天的話題也會頗深,因為我看完Netfilx上的黑洞啟示錄(BLACK HOLE APOCALYPSE)好興奮阿。
首先,了解黑洞,除了有機會了解宇宙源起(也就是big bang),也可以從中理解自然的運作。例如,我們所理解的穩定,或許是一個永恆、靜止的狀態,但其實宇宙中的穩定,是兩個力量相互抗衡而達到的一種平衡。(這道理套用在國際關係、政治、商業或婚姻好像也行得通,但是我們先不要討論這個好了。)

6月 18, 2019

「如果不是我配不上這個時代,那就是這個時代配不上我。」——我讀叔本華的《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上)

談到哲學一定聽過叔本華、還有這本著名的《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再講這本書之前,我想簡單提一下他的一段故事,因為挺有意思的。
叔本華出身波蘭但澤,1819年,當時30歲的叔本華首次出版這本書的時候,遭遇倒跟愛因斯坦初發表相對論時有點像——起初都乏人問津。不過叔本華因為這本書,讓他得以在柏林大學教課,BTW,還跟當時他認為很「沽名釣譽」的黑格爾同一所大學。叔本華因此做了一個很狂的舉動:他把授課時間排在跟黑格爾同時段,那時候黑格爾名聲正高,所以結果可想而知,他的學生從越來越少到最後完全沒有。當時的他其實著作沒有被太多的人所注意和理解。1819年第一版乏人問津,在叔本華的堅持下出了第二版,還是乏人問津。叔本華因此曾說過這樣的話:「如果不是我配不上這個時代,那就是這個時代配不上我。」

6月 01, 2019

叔本華《作為意識和表象的世界》中片段紀錄和閒談

正在閱讀叔本華的《作為意識和表象的世界》,在整理好一些想法前,我想把一些不錯的段落記錄下來。


『一個普通人總認為那直接地、直觀地認識了的「東西」,比抽象概念,比僅是想的「東西」更要有價值些。他認為經驗的認識勝於邏輯的認識。另外有些人的想法卻相反,這些人他們的生活中說得多,做得少 ;他們所經歷的,來自報紙書籍的多,來自現實世界的少;充其量,他們能蛻變為迂夫子和一些咬文嚼字的人。』
 
這段是出自於叔本華〈作為意識和表象的世界〉,有空我會把一長篇有點硬(但是絕對不會比叔本華這本硬)的想法整理出來分享一下裡面提的一些論述。其實上面那段的概念叔本華用了一個很好的比喻:直觀就像是航海家與無知水手的差別,前者藉海上地圖、羅盤、象限能準確認識航程,後者只看見波濤與天空。那麼事物到底是直觀、還是抽象概念重要?引述叔本華的話:「抽象認識的全部價值同樣也永遠只在它和直觀認識的對應關係上。」



『每當一個人由於某種原因而不知所措時,或是由於不幸而一蹶不振時,或是怒不可遏,或是躊躇不前時,他就正是以此表現了他發現事物之來不是如意料所及;因此也表現了他是謬誤的俘虜,沒有認識人生和世界,沒有知道無機的自然如何出於無心的偶合,有機的自然又如何出於意圖相反,存心不良,而寸寸步步在阻遏著每一個人的意識。因此,要麼是這個人沒有使用他的理性以求普遍地認識人生這種本來面目,或者也是他缺乏判斷力,他雖然認識了一般,卻不能在特殊中加以運用,因而具體事物之來常出其不意而使他不知所措。所以任何動人的歡愉之情都是謬誤,都是妄念;因為沒有一個已達成的願望能夠使人滿足,經久不衰,因為任何財產、任何幸福都只是偶然得來的,為期難定,隨即又會失去。任何痛苦都是由於這種妄念的幻滅而產生的。痛苦和妄念都以錯誤的認識為根源。所以歡愉和痛苦都不能接近智者,沒有什麼事故能擾亂智者的恬靜。』


—叔本華《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

5月 18, 2019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ウミネコが桟橋で鳴いたから
我也曾想過死 就因為聽到黑尾鷗在碼頭的悲鳴

波の随意に浮かんで消える 過去も啄ばんで飛んでいけ
隨著海浪漂浮而消失 讓過去也被叼啄 飛向遠方吧

5月 15, 2019

這世界都只是自我的投射。


本來只是想看一些Brain in a vat的東西,偶然在這影片(聊一聊缸中之脑 ㈡)聽到的某段見解覺得很有同感。在13:20秒開始,談論關於人類是否會對人工智能產生感情的議題,我簡單的把此段的概要敘述出來(或是可以直接點影片看):

2月 18, 2019

【白川鄉合掌村玩挫冰、高山吃飛驒牛、飛驒古川泡溫泉。】-日本高山北陸(上)


現在幾乎就是想休假就怒買日本機票的模式。

某天我又怒訂了一月初樂桃的關西來回特價機票,當時連地點都還沒決定。因為想輕鬆一點的玩,揪了我媽跟我弟去,查了一下,立馬決定這次要挑戰高山北陸地區。順便去合掌村跟北陸地區玩剉冰玩雪。說也奇怪,雖然歐洲都去了十幾國,但是都不是冬天去,雪景對我來說依舊是蠻稀奇的東西,只有多年前在北京看過殘雪,幾乎沒遇過滿滿的下雪。而從關西去北陸其實距離還是有點瘋狂的。北陸地區大概在日本本島中部地區偏北的地方,當時路線規劃是這樣:

2月 10, 2019

「在這世上我們無所羨慕。」——關於北韓人民真實生活、關於脫北者的書《我們最幸福》


多年前閱讀喬治歐威爾在1948年所寫下的寓言式小說《1984》,就非常訝異於現今世界上竟然還存在著極其相似的國家。後來的幾年開始瞭解到一些極權主義的歷史、以及世界上僅存的最近似共產主義的國家北韓。我開始發覺這世界其實是很複雜的,它充滿謊言。想起喬治歐威爾所說的:『當過去被抹去痕跡,抹去的過程被遺忘,謊言就變成了真話。』我才開始領悟到為何這世界上許多人可以如此不知羞恥的說謊——因為當你說的謊夠用力,謊話會變成真的。

世界上不少人迷戀這種真理,例如中國與北韓。小時候讀到中國屬於共產主義、馬克思是一種幸福理想的時候,我總是很納悶,中國的共產主義到底在哪裡?馬克思所謂的理想又在哪裡?是我書沒讀好?後來才了解了一些事實:中國共產主義是假的,只有中國共產黨才是真的;馬克思主義是假的,只有馬克思自助餐才是真的;共產主義的美麗烏托邦是假的;人們窮到沒飯吃才是真的。現實世界存在的都是一堆似不像的東西。共產主義的領袖免不得又會重新拿起馬克思主義來自助餐一番,並且可能會很文青的說:『我們若不是共產主義,就是在共產主義的路上。』但我唯一體悟到的,就是共產主義式「有夢最美」的意識催眠是多麼浪漫啊。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