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3月 29, 2020

「是的,這是關於精神病的故事,我是說——整個社會的精神錯亂。」不想被看見的一點小記:我看電影《小丑》(或許有雷)


坦白講這電影我看得很難受,或許是因為前半段電影場景跟每一幕都有著破落燈光閃爍的畫面,以及血腥暴力的殺人場景還有主角那維妙維肖表現出的精神病舉止,都讓我看得很不舒服。電影的場景表現破落和不適感可以透過鏡頭刻意為之,但主角精神上的疾病卻貨真價實的在世上存在著。或者也可以這麼說:所有東西都是存在的,而導演只是選擇了這部分把他表現出來。

3月 07, 2020

True happiness

叔本華認同亞里斯多德在《尼各馬可倫理學》裡寫的一句話,大概是這麼說的:「明智的人追求的不是享受,而是無痛苦。」理由是,一切快樂與幸福本質上是負面的,而痛苦的本質上是正面的。我想,這裡的負面與正面的意思,是指「被意識到」的程度來說。也就是,所有一切快樂與幸福都很難直接地被意識到,但在幸福之中那怕是出現了一個微不足道的痛苦,他卻是被意識正面的感受著。叔本華覺得人生最大的錯誤,是妄想把人生這個苦難的舞台變成遊樂場,不是去追求無痛苦,而是去追求享受和快樂,而這卻正是眾人所在做的事。
 
就像伏爾泰說過的一句話:「幸福不過是一場夢,不幸才是真實的。」

presence

我喜歡人的思考,但不是喜歡人。要是可以,我不想作為人而存在。要是作為僅止擁有思考能力的無法肉眼識見的一種思考物,我會興喜若狂。人們只會看見我的思維和文字,而不是僅從身為人的型態去判斷和理解我。究竟思考才是存在本身、還是物質才是存在本身,我必須作為物質的存在才足以思考世界和這樣的問題,所以我想我是為了思考而忍受存在的。
 

12月 28, 2019

時間

對人們來說,時間是確確實實存在的,時間意味著所有東西都有連續性、有跡可循;但事實上,事物只有在我們有意的連貫起來的時候,它才成了一種連續性,就算時間一如既往地看似流動著,但是只要感覺自己未曾參與,就不存在那一刻的時間中。
 
這偌大的宇宙經歷了大霹靂,曾經合一而後四散的爆炸星塵組成了我們,在時間的長河中以各種形式延續到了此刻,然而這一切,對於意識未曾參與的人們來說,可以稱得上一種連續嗎?不,人們永遠都只能片段的感受連續,他們是自己生命的剪接師。他們的目光只在意識能夠觸及的範圍,他們的理解與所知只在狹隘而有限的生命中,但是這樣的人們,幸褔的令人羨慕。
 
有時候我很懷念這種感受,有時候這種感受只能經由苦痛或文字甚或音樂被喚起,或不經意被一句話、一個瞬間給動搖,就像我看到沙特寫的那段:「片刻間我懷疑自己是否看錯了她,這突然顯現的才是她真正的本質⋯⋯」有時候想,我是否真的認出了我,或是認出了你。或是,其實我們從未認出什麼,也未曾理解過什麼。

9月 29, 2019

讀赫曼赫賽《流浪者之歌》的一點筆記。

讀赫曼赫賽德文直譯版的《流浪者之歌》,很能體會那樣的心境,因為那些簡單文字,描述的都曾是或正是我們生命中在經歷的。 

9月 28, 2019

自言

沒有人會跟我談這些話,所以自己和自己對話。就當作紀錄吧。
 
 
-
 
 
「其實長大沒有什麼不好,我們擁有很多東西。」
 
「我怎麼不那麼覺得。」
 
「那是因為你感覺長大失去了一些什麼。」
 
「這一直都是事實啊。」

7月 27, 2019

第一次造蟲洞就上手:蟲洞三種理論與可能存在的悖論

上次任性的講了黑洞,有觀眾說想聽聽蟲洞,剛好今天有空,所以來教大家怎麼造蟲洞。典型的蟲洞又稱:愛因斯坦—羅森橋(Einstein-Rosen bridge)。是連結兩個不同時空的通道,我們知道廣義相對論已經解釋了空間上的物質質量可以影響空間本身,例如伸展或彎曲空間,而當年愛因斯坦跟跟另一個物理學家羅森一起研究廣義相對論的引力方程式也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宇宙的空間允許存在類似捷徑的東西——蟲洞。也就是大家最常見的一個蟲洞簡化模型圖:

7月 10, 2019

答應我,在說黑洞是騙人的之前先把影片或這篇文看完。— Netfilx「黑洞啟示錄」

好喔,今天來聊黑洞好嗎?不好嗎?我管你的勒。好的,今天的話題也會頗深,因為我看完Netfilx上的黑洞啟示錄(BLACK HOLE APOCALYPSE)好興奮阿。
首先,了解黑洞,除了有機會了解宇宙源起(也就是big bang),也可以從中理解自然的運作。例如,我們所理解的穩定,或許是一個永恆、靜止的狀態,但其實宇宙中的穩定,是兩個力量相互抗衡而達到的一種平衡。(這道理套用在國際關係、政治、商業或婚姻好像也行得通,但是我們先不要討論這個好了。)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