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5月 15, 2019

這世界都只是自我的投射。


本來只是想看一些Brain in a vat的東西,偶然在這影片(聊一聊缸中之脑 ㈡)聽到的某段見解覺得很有同感。在13:20秒開始,談論關於人類是否會對人工智能產生感情的議題,我簡單的把此段的概要敘述出來(或是可以直接點影片看):

 

 
人類都擅長將自我投射在其他對象身上,但我們其實都是以自己的角度在看待別人,也就是,當我們和某人或某物打交道的時候,本質上其實是在「跟自己想像中的某人或某物打交道」,再講白一點,我們無可避免的把自己投射在對方身上,而我們跟這世界的互動,本質上都是自己跟自己互動。影片提到比較能夠理解的例子,例如父母時常是在逼迫孩子按照他們的想法形式的時候說:「我都是為了你好」,當然父母確實的認為這樣是對孩子好,但問題在於,有時候比起關心孩子是否能真正的幸福,其實父母更多關心的是「孩子是否能以他們相信的方式得到幸福」,即便那種幸福對孩子而言並不是幸福。
 

 
當然不只是父母對於孩子,其實很多例子都可以驗證這樣的自我投射,人類擅長對於許多人事物投射自身情感,當然也包括沒有生命的東西,所以要是未來發展出了超智慧的人工智能,人類對人工智能產生感情也並非不可能的,例如那令人感傷的電影《her》。

在幾年前也曾經思考過類似的事情,其實這世界到底長什麼樣子?沒有人可以真正的理解,每個人所看到的世界的樣子都是內心狀態的投射。這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活在自己所理解的同溫層中,所以當這世界展現出不同的樣貌,我們就會不斷地驚訝於這世界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樣。而我只是粗淺的想,或許當我們自己對於這渾沌不堪的世界可以保持冷靜的去理解,那也就離真實的樣子更近一點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