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2月 27, 2019

《嘔吐》

沙特的《嘔吐》裡我很喜歡的一段。
 

他轉頭看看那一對青春煥發的男女,這就是應該愛的。他對那個白髮先生端詳片刻,然後將目光移到我身上,臉上露出一種默默的疑問。我搖頭表示「不」。他似乎憐憫我。我不快的說:
「您也一樣,您並不愛他們。」
「是嗎,先生?我可以不贊同你的這個看法嗎?」
他又變得必恭必敬,連指甲都必恭必敬,但他眼中含著嘲諷,彷彿發現了什麼滑稽可笑的事情的人一般。他恨我。我早不該同情這個怪人。我反過來問他:
「那麼,您愛您身後這兩個年輕人嗎?」
他又看看他們,想了一下,用懷疑的口氣說:
「您是想讓我說我不認識他們就愛他們。那好,先生,我承認,我不認識他們……」他自命不凡地笑了起來:「除非愛就是真正的認識。」
「可是您愛的是什麼呢?」
「我看到他們年輕,我看到他們身上的青春,當然還有別的,先生。」
他停住,側耳細聽:
「您聽清楚他們在說什麼嗎?」
當然清楚!年輕男子被四周懷有好感的目光所激勵,正在興奮地講述他的足球隊去年和勒阿佛爾俱樂部進行比賽,如何戰勝了對方。
 
「他在給他講故事。」我對自學者說。
「是嗎?我聽不太懂,但我聽得見他們的聲音,一個人柔和,一個低沉,相互交替。這……這是很令人高興的。」
「可是,很可惜,我聽得懂他們談話的內容。」
「那又怎麼樣呢?」
「就是說,他們在演喜劇。」
「真的?也許是青春喜劇。」接著他諷刺地問道:「對不起,先生,我認為這種喜劇大有好處。演演喜劇就能再像他們那樣年輕嗎?」
我不理睬他的諷刺,繼續說:
「您背朝他們,聽不清他們的話……年輕女人的頭髮是什麼顏色?」
他發窘:
「哦我…」他斜瞟了那兩人一眼,恢復了自信,說:
「黑色。」
「您看出來了吧!」
「看出來什麼?」
「您看出來您並不愛這兩個人,走在街上您也許認不出他們。對您來說他們只是象徵。使您感動的根本不是他們,而是人的青春,男人和女人的愛情,人的聲音。」
「那又怎麼樣呢?它們不存在嗎?」
「當然不存在,無論是青春、中年、老年,還是死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