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3月 03, 2013

出於衷的活著。



 這次,蔣勳演講中,講了蘇東坡與佛印那個"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的故事,說著自己曾經在山中生活了一個月之久,以為已經能夠到達那樣八風吹不動的境界了,但一下山,看到豬血糕就投降飛奔而去,才體悟的說:「那時才發現,人原來可以那麼的不徹底,但,這也是人最可愛的地方吧。」在這樣滿口聖賢、悲壯、犧牲的社會中,有時候我們總背負了太大的壓力,不允許自己擁有一絲小小的快樂,但那真的是我們身為人,該為此而活的意義嗎?




「有時,我們只是不想那麼正經八百的活著,因為好累。」蔣勳說。聽得我自己也眼眶泛紅,我們已經忘記自己該怎樣的活著、忘記自己最出於內心的感受、和自己身為人那個對於快樂的渴求了嗎?我們已經隨著世道,走入一成不變的體制中,不再是自己了嗎?每次聽完蔣勳,就讓我又重新思索,我們到底該為什麼而活?


  不知道為何而活時,我們能有勇氣去找嗎?當你已經知道自己為何而活時,我們又有勇氣真正的去做嗎?當我們已經這麼做了,我們還能夠不斷的提醒自己,別忘記最初的初衷嗎?那些了然於心,且近在眼前的夢想,把它擺得好遠的,有時其實正是你自己。


  活在總是該對別人體諒的壓迫中,有時候我們也該記得,對自己體諒罷。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