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1月 22, 2014

既然你決定,那我到底在認同什麼?



我依稀記得,過去的我們這一代,總是被說『沒有國家認同感』或是『混亂的國家認同』。因為我們是沒有沉重歷史包袱的一代。但我們也沒有外省人、原住民、本省人這類的標籤,沒有複雜的情感,就是個生在台灣也身在台灣的人。在我有意識開始,在這片土地上談論中國和台灣的時候,那關係老是很曖昧--明明有什麼,卻又不能說。講甘迺迪跟瑪麗蓮夢露的關係都沒那麼難啟齒。但是我依稀可以感受,那是因為我們離過去的重大歷史的轉折點,太近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過去和經驗,不同的認知,所以一談就難過,一說就翻臉。

有時說到這些,我老是在想一個故事。如果有一天,一個孩子的父母告訴他,孩子啊,其實,你不是我生的,你是跟人家抱來的。你真正的父母,是你認識的那個阿姨。阿姨現在想你了,回家吧。爸爸媽媽現在不要你了,因為阿姨說只要你回家,她就給我們一輩子也花不完的錢。阿姨家可有錢了。或許那孩子會氣極敗壞。「所以,我就不算是你的孩子,不是這個家的人?」不是的,你不是。「就算我認為自己是,也不算是?」不是。我們說你不是就不是。

接著,我想在一片混亂中,那孩子大概也就會這麼信了。人在自己都對自己定位不明的時候,永遠是最脆弱的。對一個深陷焦慮並且還不具備強烈主觀意識的孩子來講,你告訴一個孩子說,他其實是豬生的,他也會信下去的。

即便你知道,時間在洗刷時代。就像幾百年前從歐洲去美國的殖民者,他們不會承認自己是美國人,但幾百年後的今天,沒有一個美國人會說自己是歐洲人。他們共同的關係只存在那些過去的歷史中。你不懂什麼歷史、血緣、考證,但是你也明白,對你來說,你的情感在哪,歸屬就在哪。就像我不會看完達爾文的進化論之後,去動物園抱著一隻猩猩說:「原來我們都是一家人。」

其實每個人對國家的認同不認同,或是想怎麼認同,我是一點都無所謂的。你要從血緣、情感、歷史,還是利益去認同,這都是可以的,這是我們強大包容心的展現。但是包容是你認同你的,我認同我的,我們別吵。就像我覺得,如果我們生來就是不同的種子,不同的落葉,那麼,憑什麼不能歸不同的根。

而開頭的那個故事,我心想,那孩子大概會決定留在這個沒有血緣卻充滿情感的家裡。但是或許那時候,他的父母會拿著一張證明給他看,說,「你看,血緣證明你就是他們家的人。你一定要認祖歸宗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