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月 21, 2016

愛正是她一生追求,卻始終得不到的東西。-我讀飯島愛的《柏拉圖式性愛》



我不知道如何下筆,但是我必須承認看完這本書我是傷心的。

即便這本書下了一個很聳動的書名和標語:《柏拉圖式的性愛—神啊,求求你讓我把我的舌頭伸進去吧。》,在這樣充滿情色意味的標語下,我只看見了這本書表面的包裝下,寫著的是飯島愛悲慘的一生。這本書出版、同時也絕版了很久,一直到我終於在TAAZE找到一本有人願意出售的二手書,我急忙買下並且讀到它,已經是這本書出版15年之後的事了,一切事過境遷,飯島愛也在2008年因病去世。


我少數幾次慶幸自己是女生,大概就是決定為這本書寫文章的時候,因為以女生的角度來寫,就不用擔心這是在為AV女優辯護,當然,說實在我也沒有要幫她辯護,但是我想理解她,我也希望更多人願意去理解像飯島愛這樣的女子的成長背景和一生。讓她們能有機會不是作為男性洩慾的工具,而是將她作為一個人的角度被了解。


我一直相信一個人的童年會影響他至深,無論是往好的方向或是壞的方向,童年都具有極大的影響力。飯島愛小時候就是成績很好的孩子,國中的時候甚至永遠保持班上前十名,這不是因為她愛讀書,也不是因為她天資聰穎,而是因為父母的管教非常嚴格,回家只能乖乖讀書,除了讀書以外,她沒有任何可以玩樂的機會。她的家庭教育是那種放學一定要馬上回家、跟朋友出去是會被禁止並且視為壞事的程度,在家裡,連吃飯的時候手臂一碰到桌子,父親就會不客氣的往她打過來。永遠是被父母吼著、教唆著「去做這個」、「去做那個」的她,養成了非常懦弱膽小的個性。讓她永遠在恐懼別人的一言一行,甚至在學校也非常的畏畏縮縮,只求自己不要惹事情。小時候的她只知道要乖乖聽話,而且把書念好拿到好成績,也只是奢求能得到家人的稱讚。


飯島愛就是這樣一個從小只是想追求愛的孩子。


而飯島愛在這本書裡寫下她曾經印象深刻的事,是小學四年級時,有一部無論如何都很想看跟朋友一起去看的卡通動畫電影《白鳥湖》(天鵝湖),飯島愛知道不管怎麼跟家人請求都一定不會被允許去看的,但是她不管怎樣都很想看,所以就偷偷跑去看了。回家之後,還是被母親發現了,先被罵了一頓之後,爸爸接著回來,就對她一陣大罵和毒打,她的臉被賞了一次、兩次、三次的耳光。她大哭的抗議問說:「為什麼不可以去呢?!」但是父親什麼都沒有說,飯島愛只換來另一陣毒打。當時的她,發誓國中之後絕對要逃離這個家。她深深地記得的,小學快畢業的時候,父母總是把這句話掛在嘴上:「真是丟臉,真沒面子!」她才意識到,原來父母一點都不是為她著想——他們只在意世人的眼光。


但是飯島愛還是很認真的準備了國中的入學考試,入學之後也一直保持很好的成績。有一次考試,不拿手的數學竟然拿到了90分,讓她覺得非常的開心,她滿心期待母親可以稱讚她,但是母親卻只有問了:班上那個總是第一名的同學山口考了幾分?飯島愛再怎麼樣努力,也只能達到第二名,永遠沒辦法贏過班上第一名的山口。「反正都是一百分吧!」飯島愛回答。而最後,母親一句稱讚都沒有說,只說了老是掛在嘴邊的話:「你的努力不夠。」


飯島愛就是在一個嚴謹、壓抑環境下長大,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想做些什麼,只是努力的做那些能夠得到認同的事情,但是當一個孩子感覺自己付出再大的努力都沒有用的時候,你到底要她怎麼辦呢?她又能怎麼真正的快樂呢?種種在家裡的不被認可、還有不講道理的權威式的教育——叫你怎樣就怎樣,沒有商量的餘地——種下了她叛逆的根。


後來國中的她開始跟暴走族約會,也開始翹課、逃家,跟一群同樣家庭缺乏溫暖的朋友到歌舞伎町玩到天亮,她開始覺得眩目的霓虹燈有個難以抗拒的魅力。於是常常找藉口去醫院看生病的爺爺,但其實只探望了五分鐘就跑去歌舞伎町玩。爺爺過世之前她最後一次探望,也是這般的敷衍了事,得知疼愛她的爺爺去世的消息讓飯島愛非常的傷心,但是也更加的覺得家裡再也沒有溫暖。父母接手爺爺的事業之後沒辦法管教她,讓飯島愛變本加厲的逃家出去。為了玩樂的花費她甚至跟那群朋友偷竊、恐嚇。


她開始被送到少年保護中心輔導,飯島愛把自己所有事情都告訴輔導老師,輔導老師卻私下向飯島愛的父親告狀,那一次,父親得知後便到舞廳去打算把飯島愛抓回家,看到飯島愛不像話的髮型,盛怒之下先是一把抓著她的頭髮,拿起剪刀開始全部剪掉。過程中飯島愛不斷的反抗,父親剪完頭髮之後又開始打她,一邊說著:「我不記得我有養過這樣的女兒!」飯島愛感覺她的臉上、身上全都被打到了,痛到讓她快失去意識,而且感覺到自己臉上流著溫暖的東西,一直流到地上,地板成了一片紅色。父親沒有停手,母親在一邊阻止父親,說這樣會殺了飯島愛,但是失去理智的父親把母親給踢倒,因而撞到柱子,母親不斷的在一旁哭泣。父親依舊沒有停手,她只記得在她漸漸失去意識之前,飯島愛心中,只有一直不斷重複一句話:「殺了你!」當時的她是如此的恨她的父親。


醒來之後,飯島愛頭痛的不得了,身體腫的東一塊西一塊,看看鏡子裡鼻青臉腫、頭髮被剪得不成樣的自己,心想:「像我這樣,死了算了…」飯島愛不想去上學,但是還是被父親怒吼著逼迫一定要去上學。到了學校,全部的人都注視著她,這一切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來說,是多大的羞辱?從那時候開始,飯島愛真正的離家出走。開始墮落、不再上學,跟男友去各種情侶旅館、同居,而且飯島愛甚至回家偷走了母親的存款簿,把180萬日幣的存款盜領出來,開始跟男友的私奔生活。終日墮落的後果是男友也跟家裡鬧翻甚至鬧上警局,飯島愛害怕捲入其中的話又要被送回家,所以她臨場脫逃了,跑去投靠了男友的朋友度日,在吸食強力膠的情況下她被強暴。於是又逃離了那裏。


為了不回家,但是繼續生活下去,她開始到卡拉OK陪酒賺錢,給客人吃吃豆腐,一天就賺進一萬日圓,這讓飯島愛開始變得更加虛榮的崇尚物質和金錢,也更加道德淪喪。為了填補物慾,她開始到公關店上班賺更多錢,一個月的花費是以百萬日圓計。不久後她愛上了一個有錢人身邊的牛郎信一,發現他得了淋病是因為其他女人,飯島愛於是出錢幫他治療淋病,為了讓信一不要繼續在牛郎店工作,飯島愛開始援交賺錢,但是飯島愛心理依舊很受傷,所以也開始跟很多的男人上床。一次機會飯島愛到了紐約,見識到更高檔的舞廳,她開始嚮往紐約的這種生活,在金錢的需求和慾望越來越大之下,飯島愛需要一千萬償還負債和完成去紐約生活的期望,她得知拍AV三個月就可以賺到她需要的一千萬,為了錢,雖然覺得丟臉,但是依舊簽下了AV女優的約,被送去隆乳,她草率地拍完三個月的AV,希望最好是不要紅、不要被人發現,拿到錢就走,但是命運弄人,她的知名度慢慢打開,家人發現了她的職業,而且被金錢的誘惑之下——「再拍三個月給你兩千萬日幣」她再次成了錢的奴隸。


飯島愛最終沒有去紐約,而是當了好幾年的AV女優,從她結婚之後又離婚的朋友明美身上,她看見了母親孤單的影子,她開始回家去探望家人。不可思議的跟母親、父親、弟弟愉快的交談。書的後面,飯島愛放了好一段她長大之後在家中找到的,母親的日記,裡面記著的全部都是母親對飯島愛的關心,還有一次次傷害母親的行為,和母親一直沒有說出口的誇讚。飯島愛想起這件事,一邊哭著跟母親說:「對不起」,母親也一邊哭著說,她才應該說對不起…


我總是在想,孩子有孩子的苦,父母有父母的苦,如果孩子能夠多想一些、少一點年少輕狂的衝動行事;如果身為父母的他們,能夠不吝嗇地給予孩子稱讚,他們的未來會不會不一樣?最讓我鼻酸的,是書的最後一頁,簡短的一句話寫著的不是感謝,不是獻給誰,而是一句道歉:「爸爸,媽媽。抱歉讓你們有我這樣的女兒。」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決定付出代價,每個人也都必須反省自己的錯誤和承擔自己的選擇,無論是飯島愛或是她的父母。


雖然飯島愛最後引退轉型為藝人,但是她始終知道自己過去所做的事情,將一輩子作為家人的恥辱而不是驕傲,在書的最後寫了這樣的結語。無論她得到再多名利、得到眾多男人愛戴,沒辦法讓自己的家人引以為傲,都是令人傷心的事。2008年,年僅36歲的飯島愛病逝,沒有得到她追求的幸福和愛,一生就這麼畫下了句點,讓人不勝唏噓。她曾經相信過沒有錢買不到的東西,所以追求金錢,但是再多的錢,也買不到愛。


愛正是她一生追求,卻始終得不到的東西。



而書倒是沒有完全的那麼黑暗,飯島愛很多都是直率的紀錄和寫下過程,像是飯島愛在當AV女優的時候,她清楚自己就是為了錢,但是卻發現有人當AV女優,是為了想出道當影星,而且收入比上班族來不堪也願意,飯島愛直接的評論這種人:「是腦子有問題嗎?」


飯島愛中文版在台灣出書時,蔡康永主持的《真情指數》就曾經專訪過她。蔡康永也曾經說過自己訪問過社會上有頭有臉而且名聲很好的大人物,但是嘴裡吐出來的卻是滿口的謊言。像飯島愛這樣的人卻顯得更為坦率、誠實。而當時這些社會賢達甚至不願意把自己排在放飯島愛的專訪之後。那段訪問是2001年,現在我也找不到了,但是找到飯島愛過世時,蔡康永憶起當時專訪飯島愛的隻字片語所寫下的文章,為此下了很好的註解:「她真是簡單明瞭,我也就恍然大悟。受教了,飯島愛小姐」這對話我依舊是非常的喜歡:


康永:「您的暢銷書是不是以口述方式,由别人代為寫成的?」
飯島愛:「先生您是不是看我不像是會寫書的人,所以才這樣問?」


康永:「您的書裡面,提到過想自殺,為什麼當初沒有自殺呢?」
飯島愛:「先生,難道您一生中,都没有想死的時候嗎? 」


康永:你為何要養小白臉?
飯島愛:能當小白臉也是很了不起的,這樣的男人有獨特的魅力,先生啊,以您的條件,您也大可考慮當小白臉,但嘴要再甜一點。


康永:你這麼恨妳爸爸,但又想再見到他,這不是很矛盾嗎? 
飯島愛:先生啊 ,難道您不知道人生本來就是由矛盾組成的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