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9月 14, 2016

或許就只是因為寂寞吧。—電影《her》



這電影的悲傷是抑鬱的。

心裡很悲傷,但是卻像不希望被看到似的,不表現出來。連快樂的時候都是帶著淡淡的悲傷的。一股無法宣洩的哀愁感,比起大哭還要難受。

人在寂寞中就是這樣的狀態。尤其歷經心碎之後的寂寞,寂寞得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人可以理解和明白,只好輕飄的讓自己在虛幻中找到一點真實。這已經是我深愛的一部電影,正因為這部電影輕輕地、溫柔的包容著每一種人,雖然是一部講述虛擬(電腦)跟真實(人)之間的故事,但是卻不帶任何實際的批判。這電影讓我想起了對於人性只是描繪,同樣也不帶任何批判的《紅樓夢》。曹雪芹在書的開頭就寫到:「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當假的事物被當真的時候,真的事物也會像假的一樣;當不存在的東西被認為是存在的,存在的東西也會被認為是不存在的。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