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4月 21, 2017

我很喜歡的一段柯文哲的演講


我非常喜歡柯文哲這段一個半小時的演講。覺得這位阿伯實在是充滿學識還深具智慧,而最讓人動容的是他最後講的一個真實故事。


柯P說,他當醫生其實有過不少厲害的成就,但是他自覺最得意的事情只有一個:設立台大7D病房。你說這有什麼了不起嗎?7D病房是啥?7D病房又稱之為急診後重病房,也就是進了急診室之後各科都不想要的病人,就會進7D病房。通常各科都不收的原因大概是幾種:共病多的(同時有很多種病症)、巴氏量表低的(一種評估量表,越低分代表越無法生活自理,照顧起來很麻煩)、快死的。柯文哲當時跟另外一位醫師黃勝堅二十幾年前就致力的在推動安寧緩和療護。
 
當時黃勝堅醫師轉述給柯文哲聽的一個真實故事是這樣:台大雲林分院那時候進來了一個肝癌末期的病人,已經嚴重腹水,喘吁吁的,那時的急診醫師就看了看就說:「很喘喔?插管。」結果病人子女,說:「我爸爸已經癌症末期了,不要插管。」急診醫師覺得家屬不願意積極治療,就罵:「不插管送台大醫院幹嘛?」確定了家屬不插管之後,就把病人推到旁邊去。在一旁病人喘了三個小時,急診醫師看了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打電話問各科要不要收,每科聽到這樣癌末的病人都拒收,於是最後醫師想到了黃勝堅醫生的話:『不要因為不積極治療就拒收』,於是把這癌末病患轉到他們的外科病房去,入住也是很基本、甚至可以說對治療沒有任何意義的照顧:掛氧氣、打嗎啡止痛、清病人的大小便失禁。
 
最後住院不到四小時病人就過世了,當時的外科住院醫師甚至抱怨為什麼別科不要的偏要叫外科收?而且也不積極治療,又是癌末病人,一入院不久就過世,想當然耳,罵個不停。而最後過世的病人送出去,經過護理站時,病人的女兒竟然就跪下來,跟護理人員磕頭致謝,說:『謝謝你們沒有讓我爸爸死在急診的走廊上。』
這一整段故事,柯P很輕鬆的描述著,但是講到最後還是不禁哽咽。他自述自己年輕的時候總是得意於自己似乎很厲害,但過了50歲後反覆自省,才深深地覺得醫生的能力還是很有限,他最喜歡、且最有成就感的部分,其實還是如同故事的這一些東西。最後他理出的,當醫生的目的:解決人類的痛苦——身體的、心理的。
 
我就想到了他曾經說過的話:「醫生是園丁,不是神。園丁無法改變春夏秋冬,只能在春夏秋冬之間,讓花朵長得好看一點罷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