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月 16, 2018

【來這不穿和服都覺得自己怪怪der、各種神社和寺廟、啊,好想再多來幾次啊。】-京都(上)


礙於前年的歐洲行後面拖那麼久又有點青菜,實在是有慎重的考慮過到底要不要繼續寫遊記。但強迫傾向使然,還是無法不寫。那只好認真寫。回到正題,最終決定寫這篇京都大阪行的原因是我的確很喜歡京都。那種傳統人文與建築氛圍真的讓人很陶醉啊。來了這裡實在有一種「才來這麼幾天搞什麼嘛」的那種一切都看不夠也看不完的感覺,京都也是我很想待更多時間、再多去幾次的地方啊。
 

不過考慮我自己和家人們的時間要好安排,所以很客氣只去了七天六夜,光京都就住四晚。而且去京都當然就是要住日式風味的住宿啊。因為人數意外地暴增到七人之多,所以自然的也選了整棟的公寓來住住:


不過京都大概是熱門觀光地的關係,預訂時發現房價真的比大阪高了不少。不過雖然如此,也建議別省錢只住大阪,多花點錢住京都幾天是值得的。如果人數少或不介意沒廚房餐餐外食,京都的膠囊旅館其實也做得很高級,住宿費也划算,也是能體驗一下。

另外要提一下,我們是從關西機場同點進出,美中不足的是樂桃在小港機場就遲到,所以延後起飛,不然這次的安排我覺得頗順暢的,到達大阪關西機場這天我安排直接買好icoca & haruka 單程套票(順便嵐山小火車的票也一起買到了)、做新幹線到京都去,所以第一天晚上就先到京都,逛逛超商吃泡麵解決晚餐。(樂桃如果沒誤點我們說不定還吃的到餐廳orz)總之隔天早早起床就出門打算去家附近一間野菜餐廳要吃早餐。





殊不知餐廳大概菜有限量,所以人數滿了就不收客人,而我們早上七八點已經是太晚去,所以在餐廳門口撲空了orz 四處尋覓附近沒有餐廳,而這天是和服體驗日,所以後來決定一路散步去找公車,打算坐到祉園找吃的。然後更詭異的是我們坐公車發現找不到我們google到的公車站牌,費了好大功夫加上好心路人幫忙才搞懂以及找到前往祉園的公車。發現京都的公車路線說方便是方便,但也有點複雜,因為全部都是繞圈開,你坐哪個方向都會到,不過錯了方向會繞遠路。總之要特別注意。

到了祉園之後離預定要穿和服的時間很近,怕飯吃得太趕,於是決定提早一點去換和服,再直接吃早午餐,好險預定的和服店wargo態度親切,而且也讓我們提早進去選和服,所以我們一行人就順利的換好和服吃了正式的第一餐。我們七個到了日本正式的第一餐是笨手笨腳穿著和服走進餐廳吃的,大家都覺得很好笑。








吃飽一路從祉園、花見小路、散步到清水寺,下午其實還想去伏見稻荷大社,不過意料之外是穿上和服的走路速度像是被點-150%緩速一樣,完全無法大步走,我開始懷疑今天的行程走不走得完。大概是包了三層很緊的關係,我表妹說要試著跨大步一點就好走了,我後來很努力總算是走出來了。(這是什麼奇怪的雙關)

和服體驗顧名思義就是要穿著和服行動一整天,體驗以前的日本人生活,不過穿了更覺得以前日本人到底怎麼有辦法成天穿和服行動啊!夾著木屐碎到不能再碎的小碎步走路、綁著又厚又緊的束腹吃飯,還有那個不斷要挺直的腰桿…根本令人崩潰。(束腹跟馬甲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又神奇的是,在外人看起來穿上和服的這些缺點反而讓一舉一動顯得極其優雅。


「啊,那個客氣羞澀的小碎步。」
「啊,那個平坦又優雅的束腹與背後的美麗蝴蝶結。」
「啊,那個直挺的身形與背影。」

路人眼中看起來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殊不知穿著和服的我們內心不斷的處在:

「啊啊這走起來也太卡了」
「天啊我無法大口呼吸」
「我的腰挺的好痠啊啊啊」

這種覺得穿起來跟走起來都很崩潰又覺得自己很好笑的詭異情緒之中。






撇開這些不談,祉園這一帶一直到清水寺都挺好逛的。









我們就這麼一路緩速逛過花見小路、建仁寺















還途中休息一下坐下來吃團子。不過這家除了抹茶牛奶不錯喝以外,團子並不如想像中好吃。後來吃到清水寺的團子又大又便宜又好吃,才知道原來並不是因為團子味道本來是那樣,每一家團子的口感都不一樣。(清水寺團子後面有照片)




接近清水寺的那條路非常熱鬧,所以一看到熱鬧的人群跟鬧區就知道快到了。



借幫阿姨拍的照片講一下,這家就是好吃的團子,在往清水寺的那條路上可以很輕易地找到,也有座位可以坐下來吃。介於麻糬跟湯圓之間的口感(那不就是年糕嗎?)很Q,不過卻又不那麼黏口,配上甘味醬油和黃豆粉,猴~價、猴~價。




即使在這樣的淡季來日本,清水寺人還是多到不像話。也是到京都看到最多人的一個景點。





一行人路上看到什麼魚板又跑去吃了,我個人不是很愛吃魚板這類的東西,不過清水寺前的小點心們的確令人驚艷,魚板是出乎意料酥脆的口感,裡面還包了熱騰騰乳酪。重度奶製品患者最愛。不過魚板忘了拍照XD




人真的超多,多到覺得擠,在那條街上逛起來也有點不清爽,或許清水寺避開尖峰時段或假日來比較理想。














很完美模擬古代日本婦女穿著和服話家常的畫面





很少跟景點拍照穿了和服還是讓表妹幫我拍了XD

後來我們沒有進去參觀清水寺跳台,因為剛好正在整修中,可以說是什麼也看不到,而大夥也興致缺缺的樣子,所以就沒有進去了。「等整修好,下次再來看吧。」默默的就這麼想了。清水寺跳台雖然沒見著,但我聽到的「跳台祈願法」的故事已經足以讓人驚呆。是的,據說這清水寺有著堪稱全日本最偏激的祈願法,那就是——跳下去。非常驚人吧XD,這可是事實,相傳這種祈願法是因為古代一名警察官在清水寺巡邏正巧遇見一群無賴拿武器追殺,迫不得已又走投無路的情況下,他從清水寺舞台就這麼給他跳下去,據說跳下去的時候還念了「觀音菩薩救救我」,後來也得救,從此就莫名其妙的變成一種祈願方式。據說還有跳下去沒死願望就能實現、死了也沒關係,觀音菩薩會帶你去極樂世界的說法。(不過這種說法真的沒關係嗎)而歷史記載在1694-1864年間有234次跳台紀錄,真的不是蓋的XD。當時的政府還因此發布禁跳令,才大幅減少了這種奇怪的現象。



忙亂的結束白天的和服行程,不只要適應和服的腰痠,走路也蠻吃力,所以索性下午就先回去祉園換下和服結束這天的體驗,再接著抓緊時間去伏見稻荷大社走走,不過到達之後也已經是天黑,就當作來附近逛逛看看夜景,也沒走進比較裡面的千鳥居。




回程經過京都車站發生了小插曲,就是我跟大家分開先去買朋友的東西,大家去車站外的超市買菜準備煮晚餐,結果我身上帶的wifi機就突然的抓不到網路了,以至於跟大家失聯了超過半個小時,我也一時找不到他們所在的超市。很致命的是失聯的這半小時我才發現日本人普遍手機都不能上網orz (據說日本手機上網沒有吃到飽,都是限量的)雖說不知道是用完了還是有些人是不方便借,不過問到兩三個日本人還打開手機網頁想試試看上網但是就是無法;其次是京都車站的網路資訊顯示似乎只提供到晚上七點,不知道是不是剛好當時已經過了七點的關係,即使找的到免費wifi可以連也是一直是連不上的。連JR的站務人員也無法幫忙orz

最後是剛好遇到台灣人借用上網手機分享熱點才讓我聯繫上大家。叫大家直接回家會合。後來我才發現wifi機一旦低電量就會無法上網-_- 不確定是不是每台都這樣,但倒是第一次遇到這狀況,所以務必要確保wifi機隨時充滿電阿。


隔天則是預定好的嵐山小火車行程,人多要出門也自然的比較慢,結果一早就是一個狂奔的節奏,先衝去搭電車,算了一下時間發現電車一到站只剩下幾分鐘可以跑上嵐山小火車,畢竟錯過就沒有,所以一開門就得起跑,簡直在挑戰人體極限(悔恨不提早十分鐘出門)。後來竟然也在最後開動前3秒上車(太緊急了這一切)。基本上都在喘也沒什麼認真看風景,不過喘完認真看一下倒也覺得嵐山小火車雖然票很難搶,其實多半是因為座位太少,風景嘛,其實就跟台灣火車的山線差不多,或許也是楓葉都落了吧,漂亮是漂亮但沒有想像中厲害。

我們坐在有隔擋的車廂,所以拍出去都霧霧的。將就看:





從龜岡站搭過來嵐山,剛好只需要做一趟,也頗順。於是這天早上的行程就是搭過來之後在嵐山逛。





 一出站就可以看到御髮神社在不遠處,可以祈求頭髮相關的問題XD,是京都其中一個很有趣的神社,不過我忘了拍,也沒有特別走過去就是了,而是一路散步到有名的竹林道。這裡跟清水寺相比清幽很多,除了小火車下車處人比較多以外,大概是嵐山範圍很大吧,到各景點去都不會太壅擠,可以愜意散步。







本來要找竹林道,結果到處都是竹林













後來終於找到真正的竹林道。















後來一個小插曲是阿姨在走路時沒注意踩到凹坑腳扭傷跟摔傷,後來也遍尋不著有開的診所(周一都公休),於是我們坐了公車離開嵐山,先到途中的大型藥局去買傷藥處理一下。本來預計要去吃金閣寺附近的京都第一名大阪燒餐廳!發現周一也只營業到下午一點!於是搭車去金閣寺旁的餐廳坐下來吃飯休息。




結果阿姨腳還是痛的不得了,在吃飯時感覺痛到最高點,判斷應該是不適合繼續走下去,擔心傷到骨頭,所以我們決定還是叫救護車,去醫院檢查才安心。剛好保險可以處理國外醫療問題(出國沒健保醫療費用非常昂貴),於是我就詢問店家能不能協助打給鄰近醫院,店家也很好心的立馬打電話,於是「國外叫救護車」成就解除XD。而且我們人多,問了救護車除了傷患只能坐額外兩人,所以我跟我表妹分兩批人進行,表妹是護理師去醫院比較了解狀況,於是跟我媽一起陪阿姨上了救護車。我則是帶其他人照既定行程先去走金閣寺,一邊等他們消息。

然後金閣寺連不愛看寺廟的舅舅舅媽都驚呆了XD,真的是金光閃閃。而且門票是一張hen有質感的護身符,很有紀念價值。不過忘了拍,可以看看這些網路照片








結束金閣寺後,聯絡到在醫院的阿姨照過x光沒什麼大礙,辦好流程之後就準備要回家,於是我們幾個先到車站超市買食材回家,大家在家裡會合,舅媽每天晚餐都煮超豐盛XD。


因為後天要途經奈良就直接到大阪去,不得不走點路,所以隔天,也就是在京都的最後一天,讓阿姨在家裡休息,我媽跟舅舅舅媽也發懶這天打算悠哉點,下午才想出門,所以只有我跟表妹和金蘭阿姨打算白天再去伏見稻荷大社逛一次,也補看沒有完整見到的千鳥居。在去伏見之前先到我一直想看看的三十三間堂,看那歷史悠久的一千尊觀音像,很壯觀,但堂內禁止拍照。









說到這個,值得一提很有趣的事,是三十三間堂參觀完千尊觀音之後,在紀念品區可以看到各種不同樣式的「頭痛御守」、「頭痛封印」(我還是沒拍照請參見網路照片),想說到底頭有多痛!為什麼唯獨三十三間堂那麼多頭痛的御守,後來才發現是跟古代天皇「後白河上皇」有關的傳說,史實是,這個三十三間堂是後白河上皇在1164年興建的,一度被燒毀後再度於1266年重建,距今三十三間堂也有七百年歷史。

而相傳是這個後白河上皇有嚴重的頭痛毛病,有一天參拜據說被神明託夢,說他前世是叫蓮華王的修行僧,道行很高所以來世才有幸投胎當天皇,不過因為前世的遺骸跟頭骨沉積在河裡恰巧被柳樹枝穿過,所以一有風吹草動動到頭骨,天皇的就會頭痛。總之後來還真的去河裡找到了一個被柳枝穿過的頭骨,天皇於是把頭骨收納在觀音像裡,把柳樹做成梁柱,從此就不再頭痛了,爾後也變成一間專治頭痛的佛堂了。也不知道天皇到底講真的講假的,聽說這天皇很老奸巨猾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有興趣自己研究研究。總之傳說就是如此,所以三十三間堂其正式名稱就叫做「蓮華王院本堂」。(所以根本是天皇為自己的前世蓋的佛堂XD)

最後補充一下,日本神社跟寺廟的區別:神社是日本原始宗教神道教的供奉地,神道教屬於多神信仰,相信萬物皆有靈,所以自然界所有東西都可能是供俸的對象,例如:樹木、石頭、動物、將軍、武士…所以有日本八百萬神靈的說法,簡單的辨識神社的方法就是看有沒有鳥居,鳥居是神道教專有用來劃分神界與人界區隔的象徵;而寺廟是古代傳入日本的,供奉作為本尊的佛像。佛教傳入日本的初期甚至是禁止殯葬事宜的,但是平安時代之後由於「淨土信仰」的影響(簡單講就是佛教後來有所謂的淨土宗,也就是念誦佛號得以往生西方淨土這樣的信仰。)演變成後來殯葬事宜反而由佛教來進行,並且寺廟旁邊逐漸的目的林立,都是日本獨有的佛教文化特徵。



所以說寺廟看完接著去伏見稻荷大社看神社看千鳥居啦。


白天來真的比較美,而且我好喜歡伏見稻荷大社的配色跟白天看起來的樣子。







這天很巧的是剛好遇上了祭典,竟然有成批的神職人員在舉行儀式,大家都在圍觀,而且不能就近拍照,所以遠遠的拍下全景。據說這樣的儀式頗難得一見的,問了一下廟方的人,聽起來似乎是一種掃除厄運、迎接新的一年並且祈福的新年儀式。






後來走來看千鳥居,前天晚上來太暗什麼都看不到,太黑也不敢走,今天再來走一次才發現超長的RRR,前面的是大型的鳥居,往裡面走才是電影《藝伎回憶錄》的景色。









覺得狐狸也很帥XD,伏見稻荷大社主要是從古代祈求農作豐收,演變至今也成為祈求商業繁盛、家內安全等等各種祈求的萬能神社(詳見《崇拜京都》一書),並不拜狐仙,而是主神「倉稻魂命」的別稱寫成漢字就是三狐神,又有一說是狐狸會抓偷吃作物的老鼠…總之就是如此演變成神的使者。所以在這才會看到有狐狸像是在守護著一樣。

然後我也很順便的在這買了個商業繁盛的御守送我媽XD





後來除了在家休息的阿姨以外,我媽跟舅舅、舅媽等著我們帶他們去逛街,於是我們在京都車站會合。


這位太太等車姿勢很好笑。

我們搭車到烏丸下車之後,在百貨買了一些東西,這裡要說一下烏丸這裡有幾間規模不大的百貨公司不需要逛太久(逛到的兩間都很普通,而且可能還比台灣的略遜一籌),除非有要買特定的日本品牌(suggu.haba.three...)可以趕快鎖定、買完閃人。因為要說熱鬧,其實錦市場這帶的商店街更好逛一些。







就算不買東西光看也覺得很開心阿。後來逛完就地找了百貨公司的超市買了食材又跑回家煮晚餐了。明天要出發大阪啦!(一次寫完太長了分開寫)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