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月 25, 2019

近期買書、太宰治、芥川龍之介短篇閒談


託出國的福終於有點時間可以買書和看書,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是作者手繪書封新版,買來收藏用。另外,本來不是很喜歡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但是看完《御伽草紙》,對於自己狹隘的用一本書認識太宰感到慚愧。
 

御伽有點意味著童話故事、草紙則是通俗、娛樂性的讀物。簡言之,這本《御伽草紙》是日本傳統童話故事的太宰式的解讀。一般的童話故事總是善惡分明,但是在太宰的眼裡,他把童話解讀得更為貼近現實一點:善惡其實一直都是不明確的,許多的結果都只是人性的悲喜劇罷了。其中,我最喜歡的是書中的〈浦島先生〉這則短篇。在太宰的筆下,浦島是一個有點憤世忌俗的文青,卻在遇到無意間拯救的海龜後,不斷的被龜給嘲諷:所謂自喻人格高尚的文人不過也就是如此嘛。諷刺又有趣,說起來,浦島先生倒是有點像太宰的自省。(就像伍迪艾倫在電影總是喜歡嘲諷自己吊書袋一樣)要說是童話嘛,倒有點像是給大人看的成人版童話吧。在這本書裡面看的到太宰幽默的一面。
  
不過,說起短篇,沒有人比芥川龍之介的短篇還要擅於描寫人性,十幾歲時看過芥川筆下羅生門的原型短篇〈竹林中〉,就非常的喜歡。同樣一件事情,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做出對自己有利的解釋,當這樣的人性顯現時,事物真實的樣貌就更加難以理解了。
 
這次順便也補了一些以前沒看過的短篇,芥川其中一篇〈鼻子〉,則是有一段這樣有意思的描寫:「人其實有兩種矛盾的感情。當然,看到他人不幸時,人人都有惻隱之心。然而,當不幸之人擺脫困境之際,旁人的心中又會莫名地對此感到不足。說的誇張一點,他們甚至會希望那個人能再度陷入困境。雖然不顯著,但在不知不覺中,便逐漸開始對那個人抱有某種敵意。」
 
說回來,我並不喜歡看短篇小說,雖然喜歡卡夫卡的《變形記》,但卡夫卡的其餘短篇,不知道是翻譯不通順還是真的寫得不明就裡,總之我看得有一點痛苦。而芥川的短篇小說則是會讓你燃起閱讀的熱情。除了〈竹林中〉、〈羅生門〉,〈好色〉也是我很喜歡的一篇故事。講的是一個善於玩弄女人於股掌間的好色男子的故事,而其中兩個友人對於此人的討論則富有一點哲學意味。並且,A友人把好色男子喻為一種「天才」,B友人忿忿不平的認為這種造孽的傢伙怎麼可以稱之為天才。A友人才緩緩的解釋著,『這個我們應該是不會懂的。對一個連假名都寫不好的人來說,道風(日本知名書法家)的書法對他而言不就很無趣嗎?而對一個毫無信仰的人來說,魁儡戲劇的歌曲也許比空海上人的誦經更有趣。想要完全理解一個天才的功德偉業,是需要具備相當程度的。』總而言之,還提到了「這樣的男子,只有女人才會懂。」以及忌妒心、後果等等的事,雖然其中的立論並不符合社會的主流認知,但是我認為有幾分道理跟哲學意味存在。
 
而這故事中的好色男子,在玩弄無數女子後,有次迷上了一個女官後卻碰了壁,為了讓自己忘掉對方,想方設法地要找出對方的缺陷。竟然決定去搶奪侍女手上的盒子,看裡面盛裝的:女官的大便。(XD)而且想著,「只要看到盒子裡的東西,就算是海枯石爛的愛意,也會瞬間如煙硝般消失的無影無蹤…」芥川就是這樣既幽默又擅於描寫人性和說故事的天才。
 
其餘的書還沒看,也希望以後有時間一一看完,不小心廢話太多,就這樣吧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