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4月 17, 2019

關於量子永生(quantum immortality)的想像與閒聊


其實我會不會已經死過千千萬萬次了呢?
  

Netflix上有齣新劇叫《先見之明》( The OA),其實在不暴雷的前提下,可以告訴你,這劇跟活著本身一樣沒有任何意義,你花了好幾個小時也不會得到什麼。我甚至懷疑,編劇到底是嗑了什麼寫出這一整個故事出來。但劇中倒是有個概念讓人很熟悉,那就是瀕死而復生。主角透露出自己死了很多次,每次真正的死過,回到現實世界中,現實就會有一些改變。這讓我想起量子自殺(quantum suicide)的概念,在多世界詮釋(多重宇宙)的理論來說,如果發生了一個事件,讓你活著與死亡的機率各有50%,多世界詮釋認為你活著跟死亡的宇宙都存在,而你很有可能在某個宇宙中永遠不會死,因為唯獨那個世界對於你有意義。我在看 The OA的時候主角不免就讓我想起了這個,我似乎在看著主角量子永生(quantum immortality)的狀態。
同時也讓我想到了一個概念,如果控制這世界的不是機率,如果所有可能都發生一遍了,而我仍然活在這個宇宙中,但是在千千萬萬個分支的宇宙死過了千千萬萬次,那我該不該因為其他宇宙中傷透家人的心而感到哀傷呢。還是我該說:除了這個宇宙,其他都不重要。
  
一個人能夠承受無限個宇宙所帶來的哀傷嗎?或許這樣說來相信多世界詮釋並不是一種浪漫的事,反而是一種不可承受的重。相信哥本哈根詮釋說的這世界由機率決定(也就是完全沒有道理),好像還比較好過一點。畢竟活在一個永生的宇宙有什麼意義呢。不斷不斷的重複活著的狀態,好像是很痛苦的永劫回歸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