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2月 28, 2019

時間

對人們來說,時間是確確實實存在的,時間意味著所有東西都有連續性、有跡可循;但事實上,事物只有在我們有意的連貫起來的時候,它才成了一種連續性,就算時間一如既往地看似流動著,但是只要感覺自己未曾參與,就不存在那一刻的時間中。
 
這偌大的宇宙經歷了大霹靂,曾經合一而後四散的爆炸星塵組成了我們,在時間的長河中以各種形式延續到了此刻,然而這一切,對於意識未曾參與的人們來說,可以稱得上一種連續嗎?不,人們永遠都只能片段的感受連續,他們是自己生命的剪接師。他們的目光只在意識能夠觸及的範圍,他們的理解與所知只在狹隘而有限的生命中,但是這樣的人們,幸褔的令人羨慕。
 
有時候我很懷念這種感受,有時候這種感受只能經由苦痛或文字甚或音樂被喚起,或不經意被一句話、一個瞬間給動搖,就像我看到沙特寫的那段:「片刻間我懷疑自己是否看錯了她,這突然顯現的才是她真正的本質⋯⋯」有時候想,我是否真的認出了我,或是認出了你。或是,其實我們從未認出什麼,也未曾理解過什麼。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