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2月 01, 2020

《情書》


我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這樣寫著日記,有時候很難以想像我會在無意間看了已經上映25年的電影,然後被這樣的故事勾起一些回憶。如果有人問我說純愛的樣子是什麼,我會說就是《情書》。

《情書》平凡的讓我想起青春的回憶和畫面,即便我以為自己並不是那麼念舊的人,看到一些畫面竟也會覺得懷念,想著:這就是青春啊。我也曾經有過類似的回憶。或許每個人都有過,那就是青春的樣子啊。就像導演說的,一般人以為過去跟現在是毫無關係的,但他認為在某個時機,回憶起過去其實會影響現在的自己。我看完《情書》,我確實想起了過去的回憶,想起了自己的樣子,還有生命中曾經擦身而過的一些人。有時候我會想,我所寫下的話,我所思考過的事,會不會像藤井樹的借閱卡一樣直到我死了還不被發現呢。但是,就算這樣,那也無法阻止我這麼做吧。看完一部電影發現自己其實是個念舊的人,說起來真是可笑。

米蘭昆德拉說的那句話一直困擾著我。『人們還年輕的時候,生活的樂譜才在前面幾個小節,還可以一起譜寫這份樂譜,一起改變其中的動機,可是,如果人們在年紀大一點的時候才相遇,他們的生命樂譜多少都已經完成了,每個字、每個物品,在每個人的樂譜上都意謂著不同的東西。』我不想認同,卻又無法反駁。對於過去我不想忘記,但走到人生的一些定點時,我們發現已經無法改寫既成的樂譜,也不想繼續。而這樣的我們,對於這樣不上不下的狀態,悲傷卻滿足,因為想起回憶時覺得還擁有著這些,但也只有這些了。

只有我自己,還有那些回憶記得我曾經的樣子,所以對於一些回憶才如此放不下的吧。這樣的心情又能怎麼樣的被理解呢?當我看著《情書》女主角阿樹帶著相機去拍藤井樹曾經跑過的操場給博子,我覺得藤井樹真是個幸福的傢伙,能被這樣的回憶著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