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3月 29, 2020

「是的,這是關於精神病的故事,我是說——整個社會的精神錯亂。」不想被看見的一點小記:我看電影《小丑》(或許有雷)


坦白講這電影我看得很難受,或許是因為前半段電影場景跟每一幕都有著破落燈光閃爍的畫面,以及血腥暴力的殺人場景還有主角那維妙維肖表現出的精神病舉止,都讓我看得很不舒服。電影的場景表現破落和不適感可以透過鏡頭刻意為之,但主角精神上的疾病卻貨真價實的在世上存在著。或者也可以這麼說:所有東西都是存在的,而導演只是選擇了這部分把他表現出來。

電影中小丑是個精神疾病患者,他從小很可能在母親的謊言下成長,但他一生卻信奉著那個母親給他創造的世界,他的母親是他的全部。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總是在不合時宜的時候大笑,就算是一種病,還是難以理解;他看起來怪異的舞蹈跟舉止也都讓我感到不正常;他有著妄想症。我無法理解他。
 
有些人說看完電影他希望這世界多一點同理心,但我覺得他不光是個在講同理心的電影。曾經跟一個朋友聊到類似的話題,他也說了類似的話,他說「要是這世界多一點同理心就好了」當時我回答他:「我覺得同理心不是必要的。」或者說,並不適用於所有情況。人只能同理跟自己相似的人,而且同理心有時是每個人各自的想像,每個人的角度都不一樣。人不但對於同理有許多自我想像的誤解,更沒辦法真正理解本質上與自己不同的人。當他因童年受虐而患有精神疾病,當他無數次被這社會賤踏、欺負,被所有人不在乎和排擠,到最後憤怒不滿的情緒爆發後殺了人,你沒有經歷過同樣處境與背景,你要怎麼同理他?事實上我更認為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經歷跟成長背景,沒有人能真正的同理誰。只要相似就足夠了,人們也就認為這樣是正常的了。而精神病只是放大了這件事的荒謬性罷了。就像亞瑟自己說的那句話:「精神病最糟糕的是,人們仍希望你能表現正常。」

正常就是「你要與我相似」來做為前提的,但什麼又是正常?人的道德就是從與自己相似的東西出發,越跟自己不相似的越剃除在道德之外。這就是小丑的處境。身為一個精神病患,你怎麼樣都很難被理解。人們也害怕理解你,他們只想判定你不正常,把你關到精神病院就可以一勞永逸的忽視這些問題是怎麼造成的。也或許因為,要是你可以被理解,那又更加證明他們也瘋了。又或者,那證明了這些都只是一種社會價值觀的共識,精神病以及所謂的正常根本就不存在。(有一部講精神疾病的電影《未來總動員》(12 Monkeys)我也很推薦。)

我並不是說不該有同理心,而是我覺得同理心這件事基於每個人不同的理解,所以要真正達到同理,太難以做到了。但是試著理解成因可以,關心也可以。但從亞瑟的心理諮詢師到疑似父親的富豪甚至節目主持人到整個社會都可以看出,他們根本不在乎像亞瑟這樣的人,心理諮詢師只是例行公事的問話,沒有認真的聽過他說話;而疑似父親的富豪在被亞瑟詢問身世問題時,只問他是不是要錢;主持人放了亞瑟發病時尷尬的脫口秀影片,為了提高收視率還邀請他上節目,從不在乎亞瑟的自尊心是否受傷。而最根本的,還追朔到亞瑟的童年,他的母親也不在乎他,只是想利用他翻身,她用謊言編織了一切。亞瑟拿到母親的病歷,發現自己的精神疾病,包括不自覺的大笑,其實都是母親從小對他的虐待產生的,她卻還教導他面對這世界要假裝快樂?多諷刺,看到一個影評引用了阿德勒的一句話,十分貼切:
 
 
『幸運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
 
 
我開頭說了這是一部我看了很不舒服的電影,但最後電影的那段卻讓我印象很深刻。亞瑟上節目時,神態自若的出場,或許原本只是想遵從自己寫在筆記本中的那句話「我希望我的死,比我活著更有價值。」而因為主持人的訕笑,他就像回想起了什麼,轉而憤怒的對這社會的告白,主持人回他說:「我只有聽到你自怨自哀,我告訴你,不是每個人都很壞。」他轉頭過去看著主持人,眼中夾雜著對世人的憎恨與淚水,恨恨的說:「你就很壞。」「我?喔?怎樣壞法?」「放我的影片,邀我上節目。你只想嘲笑我。」
 
這段讓我在看完的當下,還有回想到這片段時,我他媽哭了很多次。透過小丑你幾乎可以理解是什麼樣的社會與家庭會造就這樣的人存在。他或許只是個生活的很辛苦的平凡百姓,是你我的縮影。在他因為疾病而表現不同於常人時;在遭受欺負而大聲呼救時;在他努力的實踐他自己的夢想時,你能選擇尊重、伸出援手,而不是賤踏他,把別人全部的生命當作一個笑話。小丑只是反映了,這社會的價值觀其實本身也是扭曲的——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什麼是好笑的,什麼是不好笑的,是這個社會所決定的。
 
只要有利用價值,只要顏色正確了,就是對的。而賤踏別人的笑話永遠是好笑的,指名道姓的嘲笑跟人身攻擊是被允許的,而沒有實質對象但涉及色情跟暴力則不行。這是人們決定的,所以可以被接受;而殺了人,只要對象是社會認為該死的人,也可以被接受;富豪也不在乎員工的死,只要死的有利用價值,就可以說他們是正直善良的。這就是社會瘋狂的方式。世人原先不在乎你,當你成為眾人的焦點,甚至把你當作英雄時,竟是你出了糗的時候;你殺了人的時候——因為你悲劇的人生是我茶餘飯後的喜劇;因為你殺了對的人,你有利用價值。就如同電影開頭亞瑟說那一句話:「是只有我,還是這世界都變瘋了?」
 
 
是的,小丑只是把社會的精神錯亂加倍奉還給他們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