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4月 27, 2012

填鴨餘毒




我曾經思索過現代社會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填鴨式的教育方式跟瘋狂的補習、逼迫學習才藝已經變成教育界及家長十分常見的典範,
縱然在台灣已經開始注意到填鴨式的教育是有多麼扼殺孩子們的天賦,
但遺毒依然存在。教育界、家長們往往害怕這一代的寶貝們不了解自己該學些什麼、
出了社會後會不會沒有競爭力,因此總是為他們安排的好好的、照顧得好好的,
卻不了解這種想要贏在起跑點的做法,反而會讓他們更不知道該怎麼靠自己的力量跑向終點。






讀了許多國內外的書、看了許多電影,我甚至發現了一種現象,
以歐美來講許多書的結尾都喜歡用問號作結束,而亞洲的書則是幾乎以肯定、結論式的論調來結尾,
這種現象多多少少也反映出了國內外的教育制度的不同,歐美的教育是希望能培養你獨立思考的能力,
所以總愛用問號讓你反思問題的答案、電影結局也時常用一種保有想像空間和解讀性來結束;
而我們卻很少見用疑問句做結尾,填鴨式的教育總是有個標準答案,
然後許多人上了大學碰到申論題或是沒有主題的作業就開始頭痛,因為從來沒有自己思考的能力。




過去的我也是如此,上課總是不用大腦,以為不需要思考只需要等待,
答案就會送到你面前、跟大家一樣害怕回答,害怕舉手,害怕自己說出口的不是那個「標準答案」。
直到上了大學,遇到了許多恩師啟蒙,總是愛問問題讓你回答,也不介意你講得對不對,
受到如此的震撼彈,才開始覺得自己慢慢的懂得思考。
從別人的做法中反觀自己,是否能夠做的更好?我們又該怎麼做?



學習並沒有錯,但不是一種毫無選擇空間的學習,
比起贏在起跑點上,讓我更在意的是起跑後又有多少人知道自己該跑向何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