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4月 06, 2013

我讀《世界如此險惡,你要內心強大》- 讀後的意猶未盡。




























『靠權力施虐的人完全是一個懦夫。恰恰是因為他們的自我衰弱無力,他們才需要通過「合法」的使用權力,捕獲、虐待那些可以被他們的權力支配的獵物,來讓自己感覺到很有力量。用錢砸別人的人同樣如此。換言之,他們的強大僅僅是因為他們握有權力所造成的心理幻覺。世俗意義上的心理強大只是一種概念的偷換。一個人佔有在社會上「強」的東西,比如金錢、權力、地位,在心理上就把這些東西當成了他的自我,把它們的「強」變成他自我的強大。』

『內心強大的人,具有無法被摧毀的心理優勢。』



都是截自書裡面很棒的幾段。
把石勇的書《世界如此險惡,你要內心強大》好快的看完了,
好久沒有看一本書看的那麼過癮,書中這段見解更是精闢:


『一個由外在評價主宰自我認同的人,實質上是一個遺失了真實自我的人。
 從外部世界得到的「自我」,只要進駐到我們的心理結構,
 我們就成了外部世界的傀儡,失去了防禦打擊的能力。』


  從這本書和這段話中可以得知,如果我們把「自我」建立在外部世界的社會價值上:
權力、金錢、地位、信仰…那麼你就走入了這個社會給你的遊戲規則中了。就像有些人從
獲得權力中認同自我,那勢必也會在失去權力後喪失自我,而被外部世界擊垮。

  我想,換個例子來說,這也就是為什麼從過去一直到現在,一有人提出「上帝不存在」
的論點時,許多宗教徒拚了命也要捍衛他們自身的信仰,因為這樣的論點無疑是在動搖他們
的「自我」,要是失去了這個他們所認定的「自我」,那更沒有存在這世界上的價值了,所
以他們才會拼命的去反抗這個動搖自我的東西。


  更不用說為什麼宗教之間會有如此多的深仇大恨,或是一有科學家提出外星人的論點就
會遭到多數人的譏諷(無論事實到底是如何),因為這些論點無疑都是在動搖這些人心中那
個「自我」的認定。


  但這些建立在外部世界的「自我」其實極其脆弱,就像有句話說「水能載舟,亦能覆
舟。」一樣,只要外部世界一被動搖,那樣的自我就會不堪一擊。真正能讓內心強大的自
我,應該是建立在內在,而非這個世界給你的規則和社會價值之上。就像蘇格拉底在被賜死
前,平靜的喝下毒藥,不選擇逃走,正是因為他在理性和哲學的思考之下早已超越了死亡。


  因為外部世界無法動搖的,正是這種建立在內心的「自我」。

  聽我意猶未盡講了那麼多廢話,還是去看這本書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