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5月 09, 2015

虛幻才是唯一的真實。-- 1.開始。

我開始寫一個或許很雜的、近似小說的東西。
如果有人想看我會繼續寫,如果沒有人想看,我也會繼續寫。
就是那麼不在乎…大概就是這樣了。
 
-----------------------------------------------------------------
  

1.
開始。
 
  故事都要有一個開始的吧。就算你知道,那不是真的開始,因為那是「我」所定義的開始。總之,那也是一個虛幻的開始。因為要從網路說起。


  以前我不太信任網路的,還有一切虛幻、虛假的東西。不喜歡不道德。不喜歡不順從。直到有一天,我發覺自己熱切的愛著虛幻、反思道德的意義、討厭順從。噢,說到虛幻,我指的不是表面的那種,不是喜好虛偽的演戲、說謊、喜歡塑造假象、用物質遮掩醜陋不堪的自己…的那種虛幻。我熱切愛著的,是這個世界就是充滿不確定、未知,充滿看不到的精神和偉大意念的那種虛幻。某一部分說起來是「量子力學」影響了我。這無法完全被科學家所了解卻又不斷被驗證的理論,讓我對宇宙和這世界充滿了迷幻感。(我在看的時候也同樣覺得很迷幻)另一部分,是我一直熱愛的哲學,我相信唯心主義,也認為精神和意念創造一切。容我這麼說吧,我覺得物質才是虛幻的。就像你總是會看到光鮮亮麗高高在上的人,用物質和金錢(其實也是物質)在包裝他自卑的真實內心一樣。
 
  話還是要說回來。為什麼是網路?我也不知道,他對我來說是一種進步的科技,是一種我還尚未能定義的東西。如果古代那些哲學家還活著,他們會怎麼評論網路?我有點想知道,雖然知道大概沒什麼好話、大概覺得不是什麼好東西。而我過去也是這樣認為。網路剛興起的時候,是大爆炸一樣的盛行,不是宇宙的大爆炸,而是資訊的大爆炸。爆炸般的東西都讓我覺得恐懼。像是世界人口、噴了藥之後湧出的大量蟑螂、無限度漫延的網路世界、金錢、每個國家難以想像的負債數字、人與人無止盡且無意義的閒談、大量的擁擠的人群、要是不關上電視似乎永遠不會停下來的新聞主播的聲音…我很小的時候就覺得大量的東西都會到達一定的極限而全部消散。有一年,全球金融海嘯,我才知道這種結果有一種稱呼,叫做「泡沫化」。
  
  我以為網路也會走向「泡沫化」。或許是我自以為悲觀的性格使然,是的,我覺得所有東西都會泡沫化。用我自己的方式來說,就是會全部消逝。但是過了將近20年,網路非但沒有消失,它還算是「興起」了、成為這個時代的日常。而我也是如此的依賴著它,這麼一個虛擬的世界。這是為什麼?我到底想得到什麼?我還不知道。但是因為我熱愛著虛幻,所以我也期待著,它會帶我找到真實的什麼吧?或是我已經找到了、發現了什麼,所以對於網路,我從厭惡便成了依賴也說不定。我想起電影《安妮霍爾》的開場,伍迪艾倫還是小男孩的時候所說的話:「宇宙正在膨脹,所以有一天,一切都會毀滅。」以科學角度來說,宇宙在膨脹的確是一個事實,但是如果我們的生命短到看不見它毀滅的那一刻,也不知道那一刻是什麼樣子,我們能不能不在乎了?這就像我第一次看到「夏蟲不可語冬雪」這句話時一樣的領悟。我想這就是我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轉變的原因。
 
  對不起,我要再回到網路。因為我始終還沒開始說這個故事。我要說的是,我竟然從網路認識了一個人,那個人,竟然是過去的我自己。


下一篇: 2.兩個自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