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5月 16, 2015

虛幻才是唯一的真實。-- 2. 兩個自己。


1.在這。關於寫這個東西,我是認真的。
不用因此主動關心我是不是人格分裂了為什麼要寫這種自己跟自己對話的小說,
因為那只是一種樂趣。而這東西不太容易懂。

-------------------------------------------------------------


2.
兩個自己。


  這世界沒有人可以完全的了解另外一個人,只有你自己最了解你。但我的確有想過這樣一個問題:如果這世界出現了另外一個自己,我會喜歡那個自己嗎?答案是:「不會。」因為我只要一想到,這個人跟我完全的相同,我就感覺到厭惡。因為兩個我,意味著我並不是一個獨特、特別的個體。就像我認為追求團結、一致性、群體化,是一個令人恐懼、而且會殺死所有個體存在意義的東西。但是事實是,我們活著,很多時候卻也不能失去群體。所以我用看似身在其中,實際上卻又不在其中的方式,用肉體參與每場群體的盛宴,思想卻離得遠遠的。

 但現在,看到螢幕上「另一個我」發給我的訊息,我竟然開始思索別人是怎麼看我的。我又會怎麼看我自己?

  「嗨!我自己!我前陣子看完了一本書叫《獨角人》。超難看的。」另一個我說。
  一切就是這樣開始的。



  自己對自己說話,也是這樣自顧自的,而且理所當然。
  「我知道。但是這本書不久後會影響你整個人生觀。」我說。
  「你這樣講我好像有點頭緒為什麼看完之後還是一直想到這本書了。」
  我並沒有回答,我讓對話停頓了下來,而且我也知道那個我自己也並不會覺得有什麼。果然過了兩分鐘,她又自顧自的、想到似的接續了這段對話:
  「我大概意識到為什麼《獨角人》寫的這兩句話:『若你顯露內在之物,你所顯露之物將拯救你。若你不顯露自己內在之物,你所不顯露之物將毀滅你。』一直在我內心揮散不去了。當然,我還在找答案。就像我在人生每個階段都會察覺到自己正在面臨的問題,我相信你絕對知道我在講什麼。像前陣子我心裡浮現的那個問題是:耐心。這是那時候我意識到我所缺乏的東西。知道之後,我慢慢克服了。而且這的確讓一些事情變好了。但是我現在面臨的另一個新的問題:坦承內心的感受、坦承真正的自我。」
  「我當然知道這一切。還有你現在面臨的所有問題。」說完,同時我意識到和我對話的人,是大學階段的我。

  「那你呢?在這個階段,你心裡浮現的問題是什麼?」
  我不是很確定是不是該對過去的我坦白這個問題。因為我知道,過去的我要是聽到了答案,絕對是不屑一顧,而且會非常吃驚的。
  但我還是這麼說了:「愛。」
  「愛?什麼樣的愛?不會吧。不要告訴我是愛情。」
  「是吧。感情、愛情。」
  「我完全不敢相信。等等,我不是從來都不屑這種事嗎?這東西沒有意義啊。天啊。我不是一直在追求理性的東西嗎?」她真的對我的回答非常的不以為然、非常訝異會從自己的口中說出這種話。是的,我竟然被過去的自己給不屑了。
  「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試圖追求所有理性的東西,但是最終還是避不開這樣非理性的問題:我們的情感究竟是什麼?愛是什麼?愛情是什麼?這些問題,你用越是理性的方式想了解,你就越不了解它。」我說。
  「我還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那你覺得,什麼是愛情?你相信愛情嗎?你知道我是不相信的吧?從小到大,看太多太多了…你看的絕對比我更多。他就是一個毫無邏輯、任憑感官和感覺控制的東西。兩個人浪費時間陷在一個根本全盲的狀態裡,爭吵、墮落、做盡無聊和沒營養的事情、失去自由、還要不斷配合對方,最後還要彼此互相傷害…就算愛情會讓人有所成長,但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帶來的痛苦還比快樂來的多,這樣的愛情,我完全不想了解。」
  「你知道嗎,你說的東西,我到現在還是完全認同。但是我不解的是,既然是如此,為什麼我們還是要愛?你從太多電影和書裡面,都可以發現這些人也跟我抱有同樣的疑惑。我看了電影《亂世佳人》,一個愛情悲劇。但是卻振奮了我。我開始相信愛情、或是人的情感,都是一種永遠不會逝去的精神。那種精神是偉大的。那種精神大概很接近柏拉圖式的愛情吧?很多人覺得這是一種調侃的詞,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美很美的形容詞。」
  「所以你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值得愛的另外一個人?」
  「坦白講,我不相信。愛情從來就不是在一個『人』身上,愛情是一場美好的迷幻,而我們能決定要不要從這場迷幻裡醒來。迷幻不是虛假,只要你把它當真了,它就會是真的。是你的心塑造了愛情的樣子,不是任何人。我們在心裡美化了愛情,所以一旦你不再美化它、相信它,它就醜陋不堪了。」
  「聽起來還是很糟糕。所以沒有一個人是值得愛的。那愛情有什麼好的?」
  「因為我們是自私的。」我說。
  「什麼意思?這有什麼關係?」她反問。顯然聽不懂我在講什麼。
  「當然有關係。『因為我們想從愛情裡,看見自己全部的模樣。』很妙,這說法是一本叫《我是誰?》的哲學書裡提到的。在社會上我們所扮演的角色,像是:家人、朋友、同事…時,在表現『自我』這件事時,都不是全面的,你可以想像這些角色都是一片片不完全的鏡子,只投射出了部分的你自己,而唯獨愛情這面鏡子是完整的,可以把最完整的你映照出來。而我們努力追尋的,其實就是那面完整的鏡子罷了。說起來很自私啊,可是當兩個人都這麼認定彼此的時候,那就是愛情了。」
  「我好難以理解。所以這個東西真的有必要性嗎?」她問。
  「或許我們並不真的需要仰賴愛情而活,但是此生我們必定要經歷它。不光是因為它是愛情。而是因為,我們也透過這些在學著怎麼去愛人。無論是親情、友情、愛情…你要相信,這世界上很多人活了大半輩子還是不懂怎麼去愛人。」
  「我相信。那說起來,這世界誰懂怎麼愛人啊?」她說。
  「小孩和狗都比我們懂。」我說。「因為他們的愛是最初始、最單純的。小孩的愛是向父母尋求懷抱,得到目光和關心就會感到安心快樂;狗認定了要愛的主人,就會袒露脆弱的腹部尋求主人的溫暖和觸摸。我們長大成人之後,有了更多的方式去愛人,但是最單純的愛的樣子,卻都忘記了。」

  我好像並不討厭這樣的對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