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6月 26, 2016

大家一起來罷工:無限期支持醫護人員罷工啦!




繼華航罷工一個月要工作220小時之後,醫護一個月要工作320小時緊接著罷工還挺合理,不過這時候來提醫護罷工,很可能全國民眾都要起笑了,接著是一片波濤洶湧的謾罵,說醫護人員不管病人死活,拿人命開玩笑,殊不知這正是醫院可以壓榨他們的原因。如果我是慣老闆我也會這樣想:


「反正我不做任何表示也沒關係,因為這些醫護人員也不能拿林盃怎樣啦!如果稍微提什麼加薪跟工時太長還有改善工作環境什麼的,喊著要罷工,就馬上被病人和家屬罵到哭順便賞兩巴掌,搞得好像生病受傷出人命都是醫護人員害的一樣,完全不用像華航那樣還要找公關來做假新聞帶風向,偶躺著整個就榨爽爽~~」


不過記住,不只是慣老闆的問題,政府也急需檢討的重點還有--健保制度。你說,醫護的問題到底出在哪啊?先來講護理人員好了,你說,是我們的護士不夠多嗎?如果你這樣想的話可以參考這篇文章:《簡單了解護士荒》你會知道,不是護理人員的不夠多,只是執業率真的是低的可憐,而且一年比一年低,2015年只剩下58.3%的執業率,等於教出一百個護理人員只有不到59個會執業。(說到這裡我實在很想也來研究一篇設計界的執業率,相信會更慘不忍睹,說不定執業率沒有10%,可能還有60%轉職是賣雞排。)


扯遠了,我要說的是,還有台灣護病比是完完全全瞠目結舌的領先全球,一個護理人員要照顧13個病人,成為世界之冠!(最合理的是1:6,結果台灣的醫護一個打13個),這些數據顯示的是醫療工作環境的不理想,還有對護理人員的壓榨問題,一個護理人員要照顧13個病人時間跟體力完全是合理值的兩倍,也難怪執業率這麼低。


我們在抵制醫護界罷工的短期危機的同時,卻也沒有評估更長遠的問題:過勞會導致的醫療品質下降和死亡率上升的問題。現今已經有確切的數據顯示,醫護人員從合理值「一個人照顧六個病人」來說,每增加一個病人,死亡率就上升7-9%。而台灣平均每個醫護人員照顧13人來說,死亡率就是足足上升49-56%。說到這裡我就覺得挺妙的,如果我們反對醫護罷工,讓他們不斷的超時過勞工作而且維持極為不合理的1:13的醫病比,等於在說:


「我不管制度不改善會讓病人看病的死亡率上升56%,而且有無法顧及病人和過勞醫療疏失的可能,我只要我看病的時候有護士就好了啦!(滾地)」


原來大家想要的是這樣啊?!如果這是真的,好啦那I真是服了U...話說回來了,醫護罷工到底可不可以啦?我覺得重點不是可不可以罷工,而是「怎麼罷」。詳情請參閱《醫護人員罷工懶人包》(有需要再點^.<)


我覺得的重點在於,一切依法依程序來以外,事先計畫和昭告大眾,社會大眾也要有正確的觀念和理解,讓醫療界的罷工議題浮出檯面,且把一切施壓給上頭的老闆而不是基層的護理人員,其實有很多罷工都是在罷工前和解,這也是最理想的狀況。關於那些在氣頭上聽不到我在講什麼只知道我在鼓吹醫護人員罷工的人,我只好端上法令的罷工健康四步驟,來告訴你這是合法的,只要符合以下四條件:


步驟一:由工會就爭議事項向主管機關(例如北市勞工局)提出勞資爭議調解申請。
步驟二:須該爭議經調解程序而無結果。
步驟三:罷工投票之結果須得全體會員過半數之同意。
步驟四:罷工行動不得以妨礙公共秩序安寧及加危害他人之性命財產及身體自由為主要目的。



是的,再說一次,醫護在台灣罷工只要有符合法令,絕對是合法的,(德國醫護人員也罷過喔)你說光是看步驟四「罷工行動不得以妨礙公共秩序安寧及加危害他人之性命財產及身體自由為主要目的。」醫護人員就回家洗洗睡了啊?!錯!只要維持急診正常,醫護人員罷工絕對站得住腳。我反而覺得比較難的前提是集滿以下兩點:


1. 你要先有個工會。
2. 這個工會不能被老闆摸頭。


是的,只要非工會、非程序的罷工都是違法的,
而第二點更重要,工會被摸頭也不是沒有的事,記得周星馳電影那句話:



不過事實上這次華航罷工事件的空服員工會是我見過最不思議的好工會,讓我終於見識到:原來在台灣,工會的存在是有意義的啊。另外,經歷過華航罷工你也終於知道,原來不是台灣不准罷工,而是罷工法律跟我們的鳥籠公投一樣,門檻爆炸高,根本裝飾用的法條。再者一罷就不得了了,你一上電視提訴求,就直接被離職,所以台灣人普遍不敢罷工。(請參閱:《為什麼台灣人不罷工》)所以在我看來華航罷工的成功,無疑是台灣勞工權益進步的一大步。


不過,順便提一下,有聽說「醫師罷工死亡率會下降」這個論點,我覺得蠻有趣的,可能會讓人見獵心喜的提出來講,我是覺得這就題外話了,請別高興的太早,就像台灣新聞標題都不可信一樣,看標題一定要看內容!知道嗎!所以請參閱這兩個:關於「爲什麽醫生罷工死亡率就會下降?」的討論串《暗黑醫療史》內容節錄,不要相信沒有根據的推估這是因為病人發現沒醫生突然都自己好、或是什麼奇怪的理由來說這是醫生罷工的好處,目前對醫生罷工死亡率下降沒有太多確定的論點和數據顯示原因為何,但是看起來可以很合理的推測是罷工期間沒辦法執行非急診類的手術(醫院很可能只剩下急診在運作),所以推測這類手術可能死亡風險是比較高、或是計算時死亡率是增加的,所以在罷工期間排除了這些手術風險,死亡率自然就下降了。

最後,我要說的是,請大家理解罷工是勞工跟資方經過協調不成的最後手段和談判籌碼,這都是法律給予人民的保障,不是今天我爽罷工就罷工,這是要規劃和符合很多法令上的條件,所以不需要那麼恐慌會引起什麼我高興罷工就罷工之類的奇怪罷工潮,而且罷工勢必就是會對生活帶來一點不便的。

說到這裡,無限期責任制假日要被叫回公司、下班時間過了還是要熬夜把案子趕完、尖峰時刻甚至要睡公司的設計師們,應該也很想罷工了吧?這裡不幫設計師說說話怎麼行呢?這裡就來設想一下場景好了,我想新聞標題可能會是這樣的:『全台設計師集體罷工!台灣社會一片和諧。』接著記者採訪民眾甲表示:「完全不影響生活。」民眾乙表示:「沒有感覺耶,他們平常在幹嘛啊?」

然後我想設計師們看到滿街充斥著500元做出來的醜陋劣質招牌和名片,還有聽到老闆跟客戶對檔期將近的怒吼,就又回去上班了…(不忍心打下去了,責任制真是另外一個心酸血淚的故事了,改天再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