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7月 27, 2016

我們所想要的那個永恆啊...

遙遙遠遠的回憶。
 
那時候大二的我坐在教室的大桌前,注意力被轉移到其他地方去的分心著,突然間聽到前頭的蘇志徹老師說:「談永恆是種奢侈,因為就連宇宙本身也不是永恆的。」已經不太記得那堂課,但過了那麼多年,唯獨這句話深深烙在心裡。
 

7月 25, 2016

看村上春樹聊傑克.倫敦的假牙

村上春樹的《雜文集》中一篇文說到,他非常喜歡作家斯通為傑克.倫敦寫的傳記《馬背上的水手》其中一段,看了這故事,我也非常感觸,所以簡略轉述大概。
 
距今已經很遙遠(1904-1905年)的當時,充滿冒險心的傑克.倫敦,以日俄戰爭的從軍記者的身分,隻身到朝鮮北部的偏僻村落去,那時候村子裡的幹事到他投宿的地方,恭敬的向他行禮,並表示:「雖然過意不去在您疲憊的時候打擾,但全體村民實在很想拜見您的尊容,可以到廣場上讓大家見見您嗎?」 

7月 18, 2016

關於被眾人遺忘的天津大爆炸






不知怎麼的想起了將近一年前的天津爆炸,發現至今還沒查出令人信服的具體原因,反倒是河蟹事故現場的速度倒是挺快的。今年的七月,事故現場已經火速的興建海港生態公園,據官方說法,爆炸的修繕談判進度達到99.8%,唯一讓人困擾的是,當時爆炸發生不久,活著游經天津海河的魚,全都浮在岸邊死成了一片。天津當局派人員去調查後表示:『跟爆炸沒關係,只是夏天天氣太熱魚群缺氧而死。』但我想被熱死的還是毒死的這一點小事,元素週期表上的金屬都吃過一遍的強國人是不在乎的,畢竟事過一年,他們還是可以忘記過去的到海河邊洗澡消暑。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