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7月 27, 2016

我們所想要的那個永恆啊...

遙遙遠遠的回憶。
 
那時候大二的我坐在教室的大桌前,注意力被轉移到其他地方去的分心著,突然間聽到前頭的蘇志徹老師說:「談永恆是種奢侈,因為就連宇宙本身也不是永恆的。」已經不太記得那堂課,但過了那麼多年,唯獨這句話深深烙在心裡。
 
世界都不是永恆的。而我們能相信什麼呢?或許因為不存在永恆,所以我們才去愛盡可能長久的事物。就像藝術,就像文學,就像能海枯石爛細水長流的愛,就像我一輩子珍愛的書櫃上的書。無論怎麼樣它們都依舊陪著我,渡過痛苦憂傷和生命的淬煉成長,也從不曾捨棄過任何人。有一天這些書終究會發黃、蟲啃、被時間化成塵土,但在身為人短暫的生命中,讓這些事物佔滿一輩子,也足夠堪稱永恆了吧。
 
夏蟲不可語冬雪,而人再活個三千萬輩子都見不得宇宙毀滅,跟宇宙奢求什麼永恆呢?原來我們才是那更接近微塵一般的夏蟲,所求的也只是一生的永恆。至於人死之後的永恆,只能給生命去輪流傳唱。到了宇宙毀滅的那一刻,沒有音樂,沒有藝術,沒有生命,希望宇宙不會惋惜找不到比它更長久的東西而感到孤獨的死去。應該不會的,畢竟它不像人那樣善感。而身為近乎永恆的事物本身,只能是孤獨的,並且無情的包容著一切有情的事物。
 
而這麼說著整個宇宙似乎都快要有情起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