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9月 14, 2016

或許就只是因為寂寞吧。—電影《her》



這電影的悲傷是抑鬱的。

心裡很悲傷,但是卻像不希望被看到似的,不表現出來。連快樂的時候都是帶著淡淡的悲傷的。一股無法宣洩的哀愁感,比起大哭還要難受。

人在寂寞中就是這樣的狀態。尤其歷經心碎之後的寂寞,寂寞得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人可以理解和明白,只好輕飄的讓自己在虛幻中找到一點真實。這已經是我深愛的一部電影,正因為這部電影輕輕地、溫柔的包容著每一種人,雖然是一部講述虛擬(電腦)跟真實(人)之間的故事,但是卻不帶任何實際的批判。這電影讓我想起了對於人性只是描繪,同樣也不帶任何批判的《紅樓夢》。曹雪芹在書的開頭就寫到:「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當假的事物被當真的時候,真的事物也會像假的一樣;當不存在的東西被認為是存在的,存在的東西也會被認為是不存在的。

無論是這部電影抑或是曹雪芹,都丟出了這樣的問題——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假的?這真是哲學式的大問哉,活在虛擬的世界是一種錯嗎?如果從虛擬中得到了真實的快樂,難道這個快樂是假的嗎?如果活在真實世界沒有任何感受,而在虛擬世界卻得到了快樂,哪個世界對自己來說才是比較真呢?當書信是他人代為寫的,而把這樣的情感看做是假的,但是代寫的人所寫下的一字一句都是最真切和發自內心的情感,那麼難道這樣的情感又全然是假的嗎?而當虛擬世界成為了真實生活的一部分、當電腦已經進化到擁有了超智能的人工智慧來全然理解「你」的時候,難道那就不會讓真實的人對機器產生愛嗎?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跟電腦談戀愛是非常違背直覺或荒謬的事,但是倘若是到此止住,我們就無法了解到底這件事荒謬在哪裡,又其實不荒謬在哪裡,當我們指著那些人,罵著「你們活在虛假的世界中,已經虛實不分了」的時候,我們也永遠無法理解那樣的人,到底是因為身處什麼樣的處境。或許他們還比每個人更清楚什麼是虛擬世界,而什麼又是真實。這些悲傷的人,又或許只奢望從虛擬世界裡得到一點快樂,好讓自己不再感受現實世界帶來的悲傷。每個人都與虛擬世界共存著,虛擬世界一點一滴地在取代真實生活,這不就是這世界不知不覺的進程嗎?而我們又何曾不帶指責的試圖去理解過那些與我們不一樣的人呢?
 
男主角西奧多歷經了一次分手,他一直深愛著他的妻子,妻子其實也一直愛著他,但彼此都因為不理解、因為隱藏自己,而互相造成了傷害,他們之間只剩下一紙結婚證書;而男主角好友艾米也因為一點小事,跟結婚多年的丈夫爭吵、丈夫最後受不了跟她提出離婚。他們最終都愛上了全然理解他們的電腦。他們都曾經在真實世界中活著愛著,但是也都因為對伴侶的彼此不願意理解而分開。歷經過這樣深刻的愛,他們早已不願意再對人抱有熱情,不願意再對任何人付出和承諾。
 
但西奧多也是會寂寞的「人」。無論是用聊天室跟不認識的女網友發生的電話性愛、還是跟自己的電腦發生的「與真人沒有任何不同」的語音性愛,他要的都只是毫無責任和承諾的慰藉。電影最讓我心碎的一段,是西奧多曾經試著跟其他女生約會,但他感覺到自己只是想喝醉、想要性,這麼做就只是因為寂寞吧。他沒有要負責任,並且希望對方也只是想要玩玩而已。他在心裡告訴自己,這女生是個放蕩的人,但事實上,他明白或許不是。當女生問他:「你會跟那些男人一樣,上過我之後就不跟我聯絡了嗎?我想要的是一段認真的感情,如果只是玩玩,就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了。」讓西奧多頓時愣住了,告訴她,那到此為止好了。他才發現自己因沒有愛的寂寞而傷害了他人。更突然覺得自己曾經有過的一切感覺,永遠都回不來了,不會再有新的體驗和感受…
 

這一切都讓他自己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了。西奧多其實比別人更明白感受,更渴望真實。他從電腦之間找到自己真實的情感,於是開始與自己的電腦分享心事、分享生活,一起旅行、一起笑、一起入眠,從中他找到了對生活的熱情和快樂,這也是促使他忘記悲傷、去愛的動力。主角的朋友艾米得知西奧多跟電腦談戀愛,西奧多問艾米:「你覺得我發神經了?」艾米講的話實在很有意思,他說:『不,我不那麼覺得,每個戀愛的人都是瘋子,戀愛是瘋子才會做的事。是一種被社會認可的精神錯亂。』其實這話是更能引用在人與人之間。西奧多對電腦發自內心真實的愛,但西奧多跟他的電腦在海邊約會看著夕陽開心微笑的畫面,抑或是與電腦之間的種種經歷與快樂,也是令人心酸的——他依舊是一個人,也只有一個人。

就像他的妻子得知他跟電腦談戀愛,帶著感情卻同時也憤怒的調侃他:「恭喜你找到你理想中的不用負實質性責任的妻子。」而這樣的非人之愛(電腦)難道不就是因為不用付出任何責任嗎?就算電腦非常聰明,能夠做到許多人類做不到的事,但卻沒辦法在入睡時陪著他、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沒辦法在夕陽下相伴,相互依靠著,靜靜的感受彼此的體溫;無法在他傷心時,撫摸他的臉頰,為他擦去眼淚,給他一個輕輕的吻。



甚至有一天因為神速的智能學習能力,電腦也終將理解它們與人類之間極大的差別——人類是會死去的肉體、電腦永生。而且從此超脫於人類的情感世界。西奧多最終才體會到電腦終究只是程式,當系統出了問題,就會輕易消失,而且同時也是要跟很多人共享的虛擬情人,並不專屬於他一個人。不負責任、毫無承諾的愛,當然也就失去了獨佔性。

西奧多的妻子在簽下離婚協議書時,瞬間流露出的悲傷而無法下筆的樣子,也是令我感到心碎的。西奧多也是。當他去回想每一個深刻的情感記憶,全都是有另外一個真實的肉體存在,雖然也有因為彼此的不同而爭吵、覺得艱難的部分,但一起面對生活,兩個人相伴著一起成長、一起學習、一起調整彼此的步伐,努力朝同樣方向前進,這樣的愛不才是最真實最完整的嗎?

就像西奧多為他人代筆的信一樣,他可以真切的感受和體會到,在每個人的心裡,那些值得永遠愛著的,是妻子在草地上輕輕的吻、是丈夫記憶中襯衫上的汙漬、是女孩難忘的虎牙、是兩人在陽光下彼此陪伴著的閱讀、是面對新生活的學習和分享、是在短暫的人生中長久的陪伴、是人與人之間一切微不足道的小事。











最後附上電影《her》(中文翻譯:雲端情人),其中很美的一首曲子: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