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7月 06, 2018

Lucid Dream


嘿,妞妞,每一種死亡的當下都很荒誕,像人生中最弔詭的清醒夢,而我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當有些生命從我們生活中消失了,我總想著他們是不是到了很遠的地方去旅行了。十五年。人生中有多少個十五年,能有個生命至始至終的守護著你,不離不棄呢?捨不得回想你傻坐在一角,或許渴望得到一點關注,又不比其他狗兒會表達的身影。從不畏懼死亡的我,在你離開的那幾天竟然害怕了。時間雖然殘酷的變老你、帶走你;但也溫柔的安撫我。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