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1月 18, 2014

對不起,我沒文化。



今天因為一些事情去了台北一日遊,下午有點時間,跟臨時抓到的野生宸妤吃完飯,跑去逛松菸文創園區。很久沒有寫長篇文,這兩個月來第一篇,就獻給松菸。不過是要說點壞話。最主要原因是,今天去逛了文創大樓,讓我有種被鄙視的感覺。

當然這裡不是不好,這棟文創大樓真得很漂亮,規劃也很棒,每樣專櫃都充滿文化和設計感,一切氛圍好到我跟宸妤說:「這裡什麼都好,只是有個唯一的缺點:都買不起。」一個抱枕台幣4500元,如果當這裡是杜拜我也就認了,但是你說這裡的東西有這種價錢,是因為這是設計、這是文創的話,連我做設計的都聽不下去這種狗屁。台灣對於文創的認知走的可偏了,一旦設計過了,就要開始哄抬產品的身價了。但是最讓我訝異的是,台灣人普遍也接受這種觀念。那些用「設計」抬高價錢的人爽得很,因為沒有人敢汙辱這些東西;因為一旦汙辱了,就是個沒有文化、不懂設計的人,所以沒人敢幹這種事。

當一個社會普遍認同文化要花大錢的時候,這個社會是一點都沒有文化的品味的,對搞這些東西的人而言,「文創」就只是一個賺錢的工具罷了,「設計」不是在賦予商品應有的價值,而是可以更好的哄抬其價格。當然別人定價怎麼定,嚴格說起來,我也管不著,但是當這棟樓,偏偏就是台北所定義的文創形象,偏偏就叫「文創大樓」的時候,我就徹底的理解到這個城市對於文化的看法是什麼:做做樣子給別人看。

文化是什麼?文化是一種生活。是你365天都可以生活在其中、對於生活的態度,才叫做文化。但是如果你真的照著松菸的這種模式來過生活,大概不出兩個禮拜就破產。

我去歐洲,隨便一個類似家樂福的那種普通大賣場,都可以看到充滿設計感的商品,當下我第一直覺是:一定很貴。結果一看價錢,就是個很平易近人的價錢,連稍微比其他商品貴一點都沒有。歐洲不把設計拿來哄抬價格的原因,只在於他們覺得,這產品就該有這樣的質感,如此而已。我深深的檢討了自己為什麼看到設計很好的東西,都有一定不便宜的念頭,直到今天去了松菸文創大樓我才明白。


每個人都心知肚明,商人是不把文化看在眼裡的,他們的東西再醜再爛,依舊肯花個2000萬找諸如周杰倫或蔡依林來打廣告,但是你要他花50萬好好設計他的產品,那這下價錢可能也要再提高個50%他才考慮了。

松菸的確是個很有質感的地方,但是那不是文化也不是生活。與其說我對於松菸有意見,不如說對於硬是要掛上文創兩個字特別有意見。「文創」這詞全稱是文化創意,其背後的意義也就是一個大眾社會所認同的文化價值,但當這社會很淺薄的認為價格等於其價值、認同了4500元的一個抱枕、2200元的馬克杯是台灣的文化的時候,我只能說,我肯定是一個沒有文化的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