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1月 27, 2014

關於鞏俐和金馬

這幾天,鞏俐批評了金馬不公正,而且說是第一次來,也是最後一次來,弄得很多人很不爽。又有人說,她沒得獎,沒資格說金馬不公。一定是自己沒得獎才不爽。我是覺得,無論她實際心態是如何,但沒得獎所以就沒資格講不公,這是沒道理的。就像你覺得考題有問題,去跟老師反映,老師說,「去!你又沒考一百分,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題目有問題?」一樣的霸道。
 

有些人就是很喜歡雙面刁難別人,沒得獎的喊不公,會說是不服輸,得獎的喊不公,會說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結果搞半天失去理智的都不是鞏俐。如果今天,我也心知肚明知道自己沒什麼演技,演戲的時候就只會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吶喊一直吶喊,然後就得了影帝,你覺得我會去罵給我影帝的主辦單位不公嗎?你說這樣打自己臉不痛嗎。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只要是隔壁來的,講了些話,我們就一定要激動的跟什麼一樣,顯得我們好像很脆弱,好像很敏感,好像很罵不得。我們的素質沒有那麼低下吧?尤其又吃了智力+9的太陽花寶典,我覺得台灣人真的變得聰明多了。隔壁的連衝個武器都沒有機會,想要衝個+1就會馬上爆掉,不是因為這是BUG,而是因為遊戲規則是共產黨訂的,可見我們幸福多了,你說是吧。話說回來,我倒希望有人去深入問問鞏俐覺得怎樣不公,這話題比她得不得獎爽不爽營養多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