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拉底之死

1月 01, 2021



不會有人理解我為什麼想到蘇格拉底的死會真的痛哭。

-

人類就是動物。人打從出生就知道自己為何而存在。你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存在,因為你最初就是知道的。你說,不,我最初一點也不知道,我是開始建立自我意識、有了記憶之後,才理解自己的存在的。不是的。你是在被所有人灌輸了各種價值觀,建構了你虛假的「自我」概念之後,開始逐漸忘記的。你忘記了對自己存在的自信,你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了誤解。不信嗎?日月星辰、植物、動物都活得比人類還要有自信以及有智慧。記憶一直都是幫助生存的工具,但人類痛苦來源在於,他們錯認了記憶的重要性,他們被他人灌輸錯的認知與判斷。把幫助生存的事物認為是不重要的而忘卻了,把威脅牠們生存的事物誤認成重要的。

萬物對於存在都有一定的自信,知道自己為何存在。整個人類的歷史與記憶片段,一直都是在提醒你這件事。因為人類的演化過程中,有了巨大的變化——他們認知到自己似乎高高在上、可以控制一切自然,是萬物中最高等的存在。這個變化讓他們忘記了存在最初的意義,也就是為什麼活著。他們開始把所有的存在分類:『最低的是無生命的日月星辰,往上是僅有生命而無意識的植物,再往上是有意識但無自我的低等動物,最高等的是人。』一個無法欣賞日月星辰、植物、動物的人,是無法理解存在真理的,也就是萬物平等。我說過,人是最無智慧的動物,他們最無智慧的表現就是把所有存在區分等級:高等人類、低等生物、上等人、下等人、有錢人、窮人、高學歷、低學歷⋯⋯。

因為錯誤的認知太理所當然的存在了數千年,根深蒂固的深植在所有人的認知中。你以為必須要依賴別人,必須要讓你以外的人主導著你存在的意義。你以為要服從整個社會、國家、家庭、宗教⋯⋯所有一切團體。你是被包裹在一層層團體之下的,你以為你要為了這一連串的關係鏈而活。從來就不是。每個團體都有著主導者以及他們希望的方向,不一定都是壞的,但也不見得都是好的。這些團體的方向從來都不是一致的。有時他們對於你的要求與期許,甚至會產生巨大的衝突。你該聽誰的?社會資源讓你進步,國家保護你,公司給你薪水,爸媽養你長大。但在你不願受控的時候,他們也會試著威脅你服從,試著剝奪你,試著拿出他們認定的價值觀強加於你。為什麼?因為這只是一種利益交換而已。你變成他們期望的樣子,對他們是有利的。其實就算是父母,最初對於孩子的期許都只是希望他健康快樂的活著。孩子因此全然的信任著父母。任何人給予了他人幫助,就博得了他人一部分的信任。

信任就是一種控制他人的權力。

當一個人真的信任你,他就把自己的掌控權交給你了,他會傾聽對方的意見、相信對方的看法、讓對方決定。這是人性慾望的誘惑與考驗,他會讓人產生扭曲的價值觀。關係就是一種信任,也是一種權力。國家握有權力、公司握有權力、家庭握有權力、甚至你的另一半也握有權力。對他人提出要求的人,就是在行使自己的權力,他向你提取自己應得的那一份。這樣的關係只是一種等價交換。這整個世界怎麼控制你?叫你聽話、服從、孝順。你如果不這麼做,就是壞的、不對的、被全體唾棄的。這些人以為這才是愛,你也以為這就是愛,所以你認同了。是嗎?這是愛嗎?他們真的愛你嗎?我希望你理解到,任何人若是對你提出要求,那並不是愛。愛不會對你提出要求,不會強迫你變成他們所期許的樣子。真正的愛會尊重你的意願,他會問你:「你希望成為什麼樣子?」

你說,這世界上真的存在這樣的愛嗎?其實很多的愛最初都是真的,有時候提出要求的愛也是真正的出於好意,他們以為自己的表現就是一種愛,不要憎恨他們。世界上很多人並不理解自己被錯誤的認知給扭曲了。你要遠離的是那些依舊不肯承認、並且試圖繼續控制你的人。你是能夠去辨識真正的愛是什麼樣子的。他們就是那些盡可能不對你提要求的人。這樣的人會很像你的朋友。無論你們是否有任何關係,他不會試著對你提要求,你們的關係會更像友情。只有真正的友情才最接近神聖且至高無上的愛,因為他們放下了任何可以控制的權利,他們的給予與幫助都是出自於真心。

真正能理解愛的人,是握有權力卻不行使的人。

你不需要教會他去讀那些教條式的善惡好壞定義,他們會理解平等,會敬畏自然,會善待生命,會丟掉所有有價的標籤,不追求虛假的比較。他們的存在會專注追求自己的進步與卓越,這樣的能力會幫助他自身的滿足,進而幫助其他人。但這樣的人也會威脅既得利益者的存在,進而摧毀他的存在。他會被迫喝下毒藥。但這樣的生命即便失去了一切,即便肉身死亡了,精神卻會永恆存在。追求這樣的存在,是最接近真理的。

愛就是一種真理,就是一種永恆,它是不滅的。



You Might Also Like

2 意見

  1. 能有機會找妳談談嗎?
    我最近非常抑鬱
    沒人能談談心
    希望妳能幫助我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很開心有你的留言
      說不定
      是你幫助了我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