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4月 18, 2014

喬治.歐威爾筆下讓人不寒而慄的《1984》- 我們都該為自己的無知感到恐懼。



喬治歐威爾在1948年寫下的《1984》,大概是第一本讓我讀到毛骨悚然的小說。

它是一本將近70年前所寫下的未來式寓言小說,故事一開頭,主角就活在一個隨時隨地都被「電幕」所監視的世界。而你只能將黨做為唯一信仰,信奉黨的精神領袖:老大哥。它正是一本探究在極權統治之下,會是什麼樣的年代?人們又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在這樣的一個1984年,沒有思想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歷史被黨改寫,人們的一舉一動都被黨監控。你雖然覺得不對勁,卻又說不出到底哪裡不對勁。


《1984》中,世界儼然分成了三種人:上等人、中等人、下等人。上等人是黨的高層,也稱內黨,就像黨的頭腦,了解黨的一切,也控制黨的一切。只佔全國人口的百分之二;內黨之下是外黨,也算是黨員,但只能稱之為黨的雙手,因為他們只能窺視到黨的一角,依上層的指令行事(簡單講也可以說是一批「依法行政」的人,但是他們絲毫不認為或是--不知道,這樣的「法」本身是不是有任何的問題),而且被嚴格監控不得有「不正統」的思想(我們現在所謂的不遵從黨意,是不是也是另一種「不正統」的思想?);剩下的就是愚蠢的老百姓,又稱為無產者,佔全部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五。

最後書中更提到了一句話:「等級社會只有在貧窮和無知的基礎上,才有可能長久存在。」這本書最大的恐怖感大概就來自這裡,明明是未來幻想小說,讀起來卻是如此貼近現實世界的現況。我們只要反觀過去德國的獨裁主義、現在中國大陸的共產主義、北韓的極權主義…甚至是一昧聽從黨意的政黨、和從來不曾質疑國家體制的人們。

黨基於人們的無知、只關心眼前事物的習慣,一步一步的在改寫過去。如同書中所說的那句話:「過去被抹去痕跡,抹去的過程被遺忘,謊言就變成了真話。」就以我們自身為例,你大概不會了解為什麼老一輩的人會如此的痛恨國民黨,甚至有些人會怒罵或唾棄我們從小在心中就認定的「偉人」蔣中正。因為你不知道你從以前到現在所接受到的一切新聞媒體掩蓋和扭曲了多少事實真相,而你所念的歷史課本被美化,獨裁的蔣中正被朔造成完美的領袖。再看中國大陸過去對於六四天安門事件宣稱「無人傷亡」的荒誕程度、到今年三月,廣東茂名市上萬市民對於市中心興建PX項目(屬於有毒致癌物)進行抗議,政府強力封鎖整個城市,甚至派出坦克車及開槍鎮壓,已累積死亡15位市民,卻依舊對外宣稱「無人傷亡」,接著又全面封鎖網路、新聞媒體,更把PX解釋成「不具危險性」,大陸的網路甚至無法再搜尋「茂名」二字。種種一切,你就可以知道《1984》問世66年後的今天,這樣的故事一直都是真實存在的。

他們所做的一切只是要讓你慢慢的認為都是理所當然,讓你看不見全貌,讓你相信質疑黨和質疑這一切都是不對的。他們不斷的掩蓋、灌輸、洗腦,是因為不想讓人民有質疑的空間,他們不會讓人民過的越來越平等和越來越富裕,他們追求的是更多的不平等,並且維持這樣的階級制度,永無止盡的持續下去。唯有讓最底層的下等人維持貧窮,這些人才會不斷的努力工作,才會沒有心思去質疑和反抗這一切,因為人們的無知和順從,是統治者之所以能隨心所欲操控的最大主因。




我突然想起這幾天看到了一個很諷刺的漫畫海報,海報上有三樣東西被一個大括弧標起來,寫著「正在融化的東西」:格陵蘭、南極、冰淇淋。另外有個小括弧,卻只有把冰淇淋標起來,寫著「你關心的東西」。

我們的無知有時候就像是這樣子的。
但讓我很納悶的是,我們卻從不為這樣的事感到恐懼:你只關心你的冰淇淋。


Here:《1984》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