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4月 05, 2014

【我們站的太直、看得太高,卻早已沒辦法低下頭、彎下腰。】-關於我為什麼發聲,關於我看這些年輕人為什麼發聲。


 
回想那天聽到了新聞:學生攻佔了立法院。其實沒多大的感覺。這年頭都是這樣的,正經新聞沒有,奇聞異事最多,也就見怪不怪。當時還沒急著下判斷,是想知道背後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支撐這群學生做這樣的舉動?或者這新聞會像卡車衝總統府一樣,變成一場莫名的鬧劇?以往的抗爭大概都是拉白布條,再激烈點的,頂多再準備幾箱雞蛋。這樣的事時常在上演,所以面對這類的抗議新聞,我總是不以為然。但大概也是攻佔立法院的抗爭這舉止夠有話題性,也夠衝擊的緣故,我竟開始關注它。


兩個年輕領袖,年紀跟我不相上下,其中一個人,正是之前對劉政鴻丟鞋子的陳為廷。那時第一次看到這不知道哪冒出來的年輕人,只覺得,就算知法犯法的官員再垃圾,你也別用那麼粗俗的舉動去表達你的不滿啊,實在沒用又沒水準。
 
或許有人跟我當初的想法一樣,也認定了丟鞋子是沒水準的;佔領立法院是粗暴又違法的;反抗、阻礙社會發展是不合群的。表象看來的確是如此--但是誰有想過為什麼?如果這社會是能夠讓人能安居樂業、伸張正義的,他們有什麼理由這樣冒險反抗?你以為他只是想耍帥嗎?不但要接受社會的輿論攻擊,還會有案底耶,給你一隻鞋子,你丟丟看啊?
 
新聞過後,我不經意的查了這件事情的源由。回頭想想,以往在電視上看到的安份抗議,我幾乎是不予理會,唯獨比較激烈的事件,才讓我疑惑的去查了查背後的原因。在這資訊爆炸的年代,要接收的資訊實在太多,不夠激烈、強而有力的東西,實在是沒辦法吸引我。所以有人說:媒體是嗜血的。
 
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的潛意識裡,更是嗜血的。
 
雖然我幾乎不看電視,是因為我實在痛恨媒體的嗜血,更厭惡那些為了吸引目光,總是過度誇張又沒內涵的電視節目。但當我發現自己卻是被這些東西吸引時,而正因為我的漠不關心使得這些人要使出這樣激烈的手段才能吸引我的目光時,我才發覺該慚愧的不是那些媒體,是我自己。
 
太陽花學運的精神是我深深敬佩的,因為這個社會,實在很難看到有人能夠真正為了「別人」而站出來。我才開始思索究竟是什麼原因,能夠讓這些人願意付出那麼大的代價去爭取?如果這社會發展的準則是「為了多數勢必要犧牲少數」,這些少數人不就該理所當然的犧牲嗎?這些少數人有比多數人更應該關心嗎?而我們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為我們不免站在當權者的立場,是因為我們只看的見當權者,卻聽不見社會底層的聲音。
 
我們從沒想過,為什麼有人為了守護自己的家園,寧願捨棄性命,抵死不從;為什麼那些做著小生意、賺的錢只能勉強度日的商家,願意自掏腰包送上幾千塊幾萬塊的物資力挺靜坐的學生;為什麼一個患著心臟病和高血壓的八十五歲老人,會親自到學運的現場,一一對靜坐的學生九十度鞠躬致意。
 
我們對太多的事情覺得理所當然,使得這些當權者更加肆無忌憚的迫害少數人,我們沒看見仗著「社會發展勢必犧牲少數」的面具底下,有多少無恥、貪婪、不公不義的事在發生。我們只看得見未來,卻無法傾聽低位者的心聲,是因為這社會只教你如何看得更高更遠,卻沒有人會教你--該如何低頭,如何彎腰。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