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8月 24, 2014

你到底在想什麼呢

 
太久沒有聽音樂,最近無意間聽到了一些冷門的地下樂團的歌,卻迷人的像是一把鑰匙,打開了什麼。感觸深的老是那些微不足道的東西。也無意間意識到,好像已經走在人生的另一種階段,在25歲這一頭往過去回望,好多過去,好多回憶,如今都變了。這些都是明明知道的事,卻還是要感慨。


回想開始寫日記,似乎是從12歲開始。一直到現在,還是很喜歡這種感覺--自己跟自己說話。畢竟在這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了解我;記得我16歲的時候,總是一邊聽音樂一邊打著無名網誌。那時候打的文字都不成篇,好多的斷句拼湊,不想讓太多人看懂,卻又期待有人可以看懂;聽著〈把悲傷留給自己〉時還能大哭宣洩那個莫名的青春憂傷,現在卻再也沒辦法這樣大哭了,才明白人生走得越遠,徒留的只是欲哭無淚的感傷。

不知道為什麼有些話就是沒辦法說,只能自己跟自己說,自言自語的時候,或許誰能聽懂。親人一個個過世,朋友一個個結婚,悲傷快樂也都體會過。太多的無奈和無能為力。人生越是如此,我就越想當個旁觀者。我們到底在追著什麼?我又在追著什麼?除了工作,除了婚姻,除了我們以為人生該做的那些,還有什麼?扛著責任狂奔的我們,是不是,已經停不下來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人生是由無數的責任和過去支撐起來的。沒有所謂非要跑往的終點。只要你的每一步都活得夠像你自己,夠快樂,夠像是活著,那樣就夠了。或許像電影《活著》所想表達的吧--活著就只是活著。經歷大風大浪過後的我們,還是活得好好的,還是能夠笑著,是不是就已經真真實實的活著了?我突然想起了電影《少年pi奇幻漂流》的那句話:「那時候才知道人生就是要不斷的放下,但最遺憾的是,我們卻沒有機會好好的道別。」

原來人生最初的相遇,是為了最後的道別的。到了那時候,我們能不能也笑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