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月 11, 2015

紅樓夢第七十回的有趣。

看到紅樓夢第七十回,覺得很有趣。這回在講大觀園裡眾姊妹們的詩社,要大家用「柳絮」為題來作詩,是很悲的題目,最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寫的詩是最悲的,內容是這樣的:
 

『粉墮百花洲,香殘燕子樓。 
 一團團、逐對成球。

 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
 嘆今生、誰拾誰收!
 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林黛玉的詩總是很感傷的,但是後來眾人接著要看薛寶釵的詩,這人卻很淘氣,先是說:「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輕薄無根的東西,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說好了,才不落套。」接著他的詩是這樣的: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捲得均勻。
 蜂團蝶陣亂紛紛。
 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
 韶華休笑本無根。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

 

 
好一個…「東風捲得均勻」、「送我上青雲」。單單兩首詩就完全突顯了林黛玉和薛寶釵兩人性格的巨大差異,真的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對比。




--------------------------------------------------------------------------------


有人拜託我做了白話的解釋,以下是我自己白話解釋的版本,太白爛請勿見怪:


林黛玉的:

『粉墮百花洲,香殘燕子樓。 
 一團團、逐對成球。

 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繾綣,說風流!
 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
 嘆今生、誰拾誰收!
 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

 

---

柳絮最後也掉落在百花洲之中,隨著百花凋零。(百花洲在姑蘇山上,剛好也是林黛玉的故鄉,所以是雙關,她同時在講自己。)香殘在空虛寂寞、女子曾住過的樓中。(「燕子樓」這樣的比喻,其實是出自蘇軾寫過一首詩《永遇樂》,是在講女子已經死去的空樓房。)


柳絮就像人一樣都很命薄,只是空纏綿,沒有人珍惜,多情也是沒結果的。植物是不是也知道憂愁?像柳絮這樣的植物,竟然也會像人一樣憂愁的白頭。這輩子,如果就這樣飄落,誰會替我收拾?柳絮被東風吹落,春天也不管,就讓我這樣去了,忍心看我這樣漂泊在外?(最後林黛玉根本講著講著就把柳絮變成他自己了orz)




薛寶釵的: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捲得均勻。
 蜂團蝶陣亂紛紛。
 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
 韶華休笑本無根。
 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

---


富貴高雅的屋子前,柳絮被春風吹的很像在跳舞。東風把柳絮吹的很有Tempo。飛絮像蜂蝶一樣紛紛亂飛。什麼時候像水一樣隨波逐流了?一定要很卑賤的吃土嗎?就算柳絮一下在樹上、一下又要飄走了(我又來了我又去了打我啊笨蛋),反正依舊是千絲萬縷的樣子,也不會變得怎樣,柳樹表示:「就隨便他去啦。」春光不要笑我,反正我本來就是個沒根的東西,我要像孔明一樣(好啦孔明是我自己補腦)借東風飛高高,逆風高灰~~~!!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