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4月 13, 2015

【沒有人可以阻止這放蕩不羈、滿是天才的瘋狂城市。】--西班牙巴塞隆納。(上)




終於要出發,去夢寐以求的巴塞隆納。

先來個前事提要,由於巴塞隆納是我這次最感興趣的城市,所以我讀了蠻多的資料,
這篇請讓我囉嗦一點,介紹巴塞隆納、和天才高第迷人的歷史...
謝謝各位鄉親父老ˊ_>ˋ


--------------------------------------------------------------------

早上七點不到,我們就出門準備趕火車,那時候天還沒亮。

急忙上了火車,先是看到一個很高級的頭等包廂,空蕩蕩的,裡面沒有人。羨慕了一下之後,我們走進普通車廂開始找座位,一行人找了半天,怎麼都找不到票上面的號碼。我慌了一下,火車就要開了,但我非常確定沒上錯火車。

我狐疑的走回去頭等廂看了一下,再看看我買的票…
我瞬間傻眼了,上面竟然是:First Class(頭等)
原來我當初莫名其妙的幫大家買了頭等座位的票,
而剛剛看到的高級頭等包廂就是我們的...................orz(恍然大悟)

抱著一種明明沒有撿到便宜但是撿到驚奇的感動,我歡樂的呼叫大家進去就座。
說起來這還是第一次在歐洲做頭等艙,剛好也是這次旅行最後一趟火車,值得了。




火車一度駛在左右兩邊都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濕地中,
到底這是一條什麼樣的神奇鐵軌。




這一趟要做3小時48分鐘,很有得打發時間。
於是一邊休息一邊聊天一邊閒晃一邊吃東西一邊看書一邊確認行程之餘,
就把這長長一段時間打發掉了。(說起來好像還蠻有事做的啊。)

下了車之後,拖著行李10分鐘內就走到了住宿的地點。
我們住在這裡:BWH Montjuïc-Fira(BWH蒙特傑克-費拉酒店)
剛好鄰近西班牙廣場(Placa d'Espanya)及地鐵站,算是位於市中心的鬧區。
住宿地方窗戶打開就看的見整個西班牙廣場景色。

雖然我有寄信跟他們說我們幾點會到,但是抵達民宿的時候並沒有任何人等我們(怒),
非常的兩光...於是跟樓下的小咖啡廳借了電話打給他們。
等待之餘,我們跟咖啡店買了些點心吃,店裡的人用英文跟我們閒聊,
而老闆娘看到我們也很熱心的想跟我們聊天,但是似乎不會講英文,
於是一邊用加泰隆尼亞語跟我們比手畫腳,警告我們扒手很多,背包要背在前面。

最後等到了民宿的人,我們終於可以上樓放東西。
後來因為也餓了,隨便找了樓下餐廳,點了西班牙海鮮飯吃,發現非常的驚為天人。
價錢便宜又非常好吃,而且合胃口。





西班牙無論是天氣、熱情、食物、價錢…甚至歷史都跟台灣有點類似。就連氣質也不太像是優美乾淨的歐洲,而是有點放蕩不羈的隨興(以歐洲來說不算是很乾淨就是了),不禁讓人有莫名的親切感。唯一與台灣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西班牙是許多天才的誕生地。所有你耳聞過的天才藝術家都誕生在這裡:高第、達利、米羅、畢卡索。

這號稱西班牙四傑的四個人,特性都是一致的怪誕--奇形怪狀的仿生建築、超現實畫派、抽象畫派…巴塞隆納怎麼能不迷人。


吃了一點東西之後開始在附近閒晃。
開始自助之後的症頭,就是每到一個新的城市就想衝到超市逛逛。
(這真的是很讓人興奮的事情)



↑巴塞隆納競技場(Arenas de Barcelona),鬥牛場改成的購物中心。


於是我們前往購物中心尋覓超市。
先是看到了這個立牌:



哎呀,什麼東西才1歐.......!?(重點錯)
好像是360度觀景台之類的東西,於是我們就鬼迷心竅的買了票。
跟著大家坐電梯上去。

電梯升上去之後,發現整台電梯都是透明的,心臟差點沒跳出來 mmmmm冏
因為升到了10樓那麼高(這是我的自我感覺,實際上到底幾樓高我也不知道)。


就是長這個樣子:




沒事吧這樣看真的太可怕了。



我媽跟阿姨看到這麼高,嚇到臉都僵了XD


全身照。(你一定要那麼僵嗎)


撇除心理因素的恐懼,其實上來之後視野非常的好,可以眺望整個西班牙廣場的景色。



遠處像宮殿的那棟是走7.8分鐘就可以到的魔術噴泉(Magic Fountain)。




後來心滿意足的逛了附近的商店街和超市,發現很多賣火腿的店,
耳聞西班牙火腿的美味,不過店面看起來卻很恐怖啊...........




從陽台看出去的樣子。







隔天,二話不說,直接做地鐵衝聖家堂。
後來發現走錯出口,問路時遇到一對熱心的夫婦幫我們帶路。
(老先生很像已經去世的演員羅賓威廉斯,天啊。)



接著一走出地鐵就看到了聖家堂,壯觀的無法置信。
心裡的感動油然而生,差點當場喊出:「糟了,是世界奇觀!」


是的,這就是蓋了一百多年還在蓋的聖家堂。
至於為什麼還蓋不完,有兩個主要原因,一個是因為高第的設計太繁複太巨大了(成本很高),另一個是,聖家堂的工程進度依賴的是個人捐款。

我們興奮的要去買票,才發現剛好碰到假日,排隊買票的人已經繞了地球三圈那麼多。
於是只好放棄今天參觀的念頭,改去奎爾公園。


明天再來看你了聖家堂。



問了一下資訊中心,得知往奎爾公園的公車在步行不遠的地方。於是我們沿著連接聖家堂的高第路(Av. de Gaudi)散步走去。


接著遇到一群老人很歡樂的在跳舞,這畫面有點愜意啊。


然後鴿子也在路邊的噴泉洗澡玩水是怎麼回事。




到達奎爾公園。





非常奇幻的氛圍。不愧是高第。
不過進去要收門票,另外如果要再進去公園裡的高地博物館,又要再另外買門票。
據說以前巴塞隆納很多景點是不收費的,現在都收費了,大概也是經濟問題,
需要增加觀光收入了吧。(那麼聖家堂也快點蓋好啊!!)


說到奎爾公園和高第的過往就有意思了。

高第的地位在國際上是屹立不搖的,但是其實高第跟達利一樣,以前在西班牙並非眾人愛戴,當時很多西班牙人甚至覺得他們是瘋子。奎爾公園當初原本的設計是圭爾先生要打造的高級商業住宅區,但是蓋好之後,只蓋了兩座房子,一個是奎爾先生自己的、一個是樣品房,最後高第只好自己買下來的XDDDDD

在商業上的規劃算是失敗了,但是藝術價值上,卻獲得了成功。奎爾欣賞高第的才華,一直以來委託高第設計了許多類型的建築,算是樹立高第獨特建築風格的重要贊助者。







我媽開心的勒。



我媽真的很金光閃閃的黝黑XD,超級健康自然。



請看照片,有看到照片左邊小小短短的我媽嗎?好的,那不是重點XD。
而是右邊隨處可見的瓷磚拼貼,這是高第建築的特色之一。

瓷磚拼貼其實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許多的藝術品或建築牆面都會有這樣的設計,
但是如果說把瓷磚拼貼用在整個建築上,就是一件非常少見的事情了。

高第在他的建築作品中大量的用了這樣的手法。高第在施工的時候,一批工人負責在打碎瓷磚、一批工人負責把打碎的瓷磚再拼起來。因此還被委託的金主問說:「你在搞什麼鬼?」因為這是非常瘋狂、耗時、龐大的工程,但是也是高第這種瘋狂的創造力讓他在藝術上獲得了不朽的價值。不過這也是高第獨特的建築工法的其中一種而已。





  





後來離開之後,看到了一個頗具藝術感的雕像。
好有趣啊,竟然在這種地方...............
不對,怎麼雕像會是出現在這種地方?!

原本沒有多想,想說看看就走,後來發現,有人投了錢他會動,
嗯..............搞半天........原來

是真人啊!!!是真人啊!!!!!!!!是真人啊!!!!!!!!


我媽投了錢之後很呆的跟它合了照。(我快被我媽天然呆的拍照姿勢給笑死)


我的天啊老兄,你偽裝能力簡直破表。




我媽跟老高第銅像拍照。(好像跟他很熟的樣子)


到處都有神奇的街頭藝人。




然後看到了加泰隆尼亞的國旗。(這跟西班牙國旗不一樣喔。)

巴塞隆納其實是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中的城市。大概就跟香港是中國大陸其中一個自治區一樣的概念。西班牙也有兩種官方語言,一種是西班牙語、另一種就是加泰隆尼亞語。



說起加泰隆尼亞的歷史就有趣了。因為,其實許多西班牙人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西班牙人,他們更堅持自己是「加泰隆尼亞人」,包括達利、高第在內。


這要從1700年西班牙最後一位國王的去世說起。國王臨終前,交代了要把王位給「法國國王的次孫」,結果周遭國家開始跳進來抗議說:「為什麼要把王位交給法國王室?應該要給奧地利的查理大公爵才對啊!」(是說人家要給誰到底跟你什麼關係呢...)後來周遭的國家就開始七嘴八舌吵起來,紛紛加入戰局,分成了支持法國王室(巴伐利亞、西班牙自己)跟支持奧地利查理大公爵(英國、荷蘭、葡萄牙、神聖羅馬帝國)的兩派。

當然,你看也知道奧地利查理大公爵那邊人比較多,應該是贏定了。

這場戰爭打了十幾年,但是查理大公爵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在中間竟然先跑去當了神聖羅馬帝國的國王,這下換英國不爽了,憑什麼查理大公爵可以當兩個國家的國王?於是眼紅的英國反過來跟原本的敵人法國簽和約,而法國也和奧地利簽和約。最後,王位依舊由法國王室繼承了。(搞半天你們到底在打什麼意思的 -_-)

然後加泰隆尼亞地區起先是支持法國王室,後來因為奧地利查理大公爵的條件比較好,又跑去支持奧地利查理大公爵,但對於英國、法國、奧地利他們簽約搞小圈圈的事情完全傻傻不知情,於是最後孤軍對抗法國和自己國家(西班牙)的聯軍,大敗之後--加泰隆尼亞地區自治權就遭到廢除。

這是一個沉重的歷史傷痛,而且也讓加泰隆尼亞人非常的不爽,因為這根本就是西班牙人欺負西班牙人。所以從此之後,種下了加泰隆尼亞想要獨立的種子。他們也從此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西班牙人」,他們是「加泰隆尼亞人」。

很有意思吧。


再仔細看看巴塞隆納四處可見的加泰隆尼亞旗,會有更不一樣的感觸。






雖然後來他們拿回了自治權,但歷史的傷痛依舊。所以在巴塞隆納這樣的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裡,到處都有濃濃的加泰隆尼亞象徵。(這跟馬德里就非常的不一樣了。)加泰隆尼亞的歷史故事不免讓我想到台灣,種種處境是那麼的相似。這大概也是我會那麼喜歡巴塞隆納的其中一個原因吧。



一個路邊休息的狀況。




地鐵站很有意思的大型販賣機,像夾娃娃一樣XD


後來我們跑去逛蘭布拉大道(La Rambla,聽說俗稱爛芭樂大道。)逛街。
(喔對不起蘭布拉大道跟照片的路標一點都沒關係XD)





真的是個大道,真的有大到。人超多。


請勿如此憨厚的回眸一笑。



一路走到加泰隆尼亞廣場。



 很有趣的大型泡泡街頭藝人。









還有我的好朋友泡泡最愛的鴿子廣場。











滿地都是H&M跟ZARA...逛到這裡,天也差不多該黑了。
於是回家吃晚餐。



我還是要再次佩服太太們的廚藝,因為太好吃了。

而白天我們在資訊中心問到魔術噴泉晚上九點會有水舞表演,
於是雖然一整天很累,但是我還是決定要去看,反正很近,走路7.8分鐘就到。
大夥走了整天都累壞了沒有人要跟我去,剩下我媽跟我一起去。




 開始之後發現再累也都是值回票價的啊(免費的!!),因為超漂亮。






 現場滿滿都是觀看的人潮。



爸爸扛小孩在肩上看的背影也是挺有意思的。




後來看了將近一個小時,原本興致不高的我媽,來了後看得比我還要入迷。
還慫恿回去叫我弟跟宸妤也來看。(因為接下來幾天就沒有表演了。)


所以我們又走回去把她們叫出來。
其他二位太太早早就累了睡了所以沒有跟我們一起去。


後來還找到了更棒的觀賞位置。




我們幾個人穿著輕鬆的睡衣,套個外套,就隨性的一邊聊天一邊走到這裡來。

盤腿做在大理石平面上,觀賞美麗的水舞,看人群來來去去、聽著伴著水舞起伏的美麗音樂,我一輩子也忘不了這個迷幻的夜晚。像是在做夢一樣。這是我一直以來,到歐洲自助最喜歡的生活方式。那麼簡單卻迷人。






我很久沒羨慕過別人了,但我還真是羨慕巴塞隆納的人們。
還沒離開,就想再回來了。




隔天,一早又衝了聖家堂。
悲劇的是早上的門票竟然賣完了剩下午的(人太多要分散人潮入場的樣子),
於是換了預定的順序,我們決定先買好下午的票,然後先去看米拉之家。

門票花了14.8歐,約台幣五百多。以西班牙非常近似台灣的物價來說,
其實很不便宜,但是它是聖家堂啊!!!!它是世界奇觀啊!!!!
幾多百我都願意買下去的啊!!!


接著先去米拉之家,發現竟然在維修中,整個外觀都被圍起來看不到。
所以什麼都沒拍到。只好拿維基百科的照片給大家記憶一下:

(圖片出處:維基百科。不是我拍的。)



這個米拉之家是高第幫富豪米拉先生蓋的公寓,當初預定的目標是要設計成全巴塞隆納最美的公寓,但是一百年前蓋好時,沒有人看得慣這個前衛的外觀,所以反而出乎意料的在當時被評為「巴塞隆納最醜的公寓」,戲稱成採石場、停機坪...等等之類的嘲笑稱呼。米拉先生不爽於是去告了高第,但是高第還是打贏了官司,把官司拿到的錢全數捐了出去。






但是在現在看來,整棟建築依舊是非常的前衛,連鐵門都長得像星海爭霸裡面蟲族蓋出來的東西。
(哎呀我非常的喜歡這種東西。)

而高第建築的另外特色就是非常的注重採光。在米拉之家的中庭就可以看到非常良好的採光設計。至於米拉之家的內部,需要門票(收費參觀)。但米拉先生的太太在高第去世之後,把房子內部全部改成了路易十六風格的裝潢,其實非常的不搭嘎,所以我個人認為沒有太大的參觀價值。(於是也沒進去。)


說到這裡,途中我們也到米拉之家附近的西班牙六星主廚開的餐廳品嚐一下美食。
吃到了傳說中迷人的西班牙火腿,入口超級軟嫩和充滿香氣,和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西班牙的火腿肉,是依照產地、種類、部位、飼養方式來分等的。

最頂級的火腿肉是飼養在長滿橡樹和軟木的Dehesa牧地放養的黑蹄豬。因為在天然環境放養,吃的都是野草、香草、橡果、橄欖,所以這樣的豬所做出來的火腿肉,肉質風味非常特別,會有天然的香氣。是西班牙必嚐的極致的美味。(講到我自己都想流口水了)



打到這,覺得打西班牙的遊記想說的好玩東西太多了,好累啊。
大家應該看的也蠻累的...所以原諒我分成兩篇。


下篇我要開始講驚人的聖家堂、還有我一個人跑去達利的故鄉費格拉斯的故事。
敬請期待XD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