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4月 06, 2015

電影《飄》(Gone with the Wind)—明知道會失敗的仗;明知道會失敗的愛情。(雷)




《飄》(Gone with the Wind)講的是美國南北戰爭,和一段亂世中的愛情故事。一個75年前、將近4小時的電影。女主角很美,美到233分鐘都不覺得長,更特別的是,這故事是從蓄奴的美國南方人角度來敘述。所有南方的美國人在戰爭前都塑造了一個太過輕忽現實及太理想化的美好未來,而郝思嘉(Scarlett O'Hara)愛的是一個早就準備結婚且心有所屬的衛希禮(Ashley Wilkes),白瑞德(Rhett Butler)愛的是一個愛著別人的郝思嘉⋯一切故事從這裡開始。所有看故事的人明白,裡面的主人翁也明白,這是一場明知道會失敗的仗;這是一段明知道會失敗的愛情。我們究竟該為什麼而努力?

白瑞德和郝思嘉都是自私的人,為了自己而活的人,為了達到他們想要的,他們甚至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而他們也嘲笑和看輕過這些自以為能打贏北方人、懷抱不切實際幻想的南方人;但卻也沒發現自己也同樣為了一個不切實際、不可能的幻想--愛著一個沒辦法愛的人在活著。但自私的人唯一的不同,是他們為了達到這些理想,所付出和努力的方式,比任何人還要實際。


戰敗後,一切都變了調,衛希禮有天回憶起過去,對郝思嘉說:他很懷念戰前的時光。諾大的莊園、歡笑的人們、所有美好的一切。郝思嘉這樣生活無虞、自私、受盡寵愛、任意穿梭在所有愛慕他的男人周遭的千金小姐,應當是最想回到那段時光的人,她卻是回答衛希禮說,「不要懷念過去的時光。過去的種種會牽住你的心,只叫你緬懷過去。」郝思嘉這樣自私的千金小姐,竟是那個最踏實活著的人。而白瑞德愛上的正是這樣像極了自己、自私而堅強的郝思嘉。當每個人都在為了那虛無飄渺的過去虛度著,他們卻是為了以後而努力,願意讓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活得更好。

戰亂時,眾人紛紛逃離,郝思嘉也自私的想不管一切跟著逃走,卻因為想到自己答應了衛希禮,而留下來照顧衛希禮懷孕的老婆美蘭;後來順利幫美蘭接生之後,郝思嘉請了黑人僕人去妓院求助白瑞德幫忙逃離戰地,白瑞德看似置之不理的說:現在早就沒有馬車可以逃,而且他正在尋歡作樂,沒空。卻在僕人離開之後,依然找到了馬車,徹夜趕到郝思嘉的家門口,去幫助她們逃離戰地。(不過我還真受不了電影給黑奴塑造的那種什麼事都不會只會聽命行事和愚蠢尖叫的形象)




但自私卻也是會互相傷害彼此的。最終兩個人結了婚,但郝思嘉卻多半是因為白瑞德可以幫助他,而她心中依舊愛著衛希禮;白瑞德憤怒之餘也傷害到郝思嘉和他們的孩子。最後美蘭過世,衛希禮說他在世上唯一的希望也被帶走了,郝思嘉才明白衛希禮對自己的愛只是一種假象,她才心灰意冷的放棄;但白瑞德也意識到郝思嘉從來就不曾改變過愛衛希禮的心,才終於認清而離開。原來他們愛的都是一個虛無飄渺的幻影。

這是一個從頭都不圓滿的悲傷故事。但我才知道,這個故事的名字Gone with the Wind(飄、隨風而逝),是悲傷卻堅強的--過去已經逝去了,一切似乎都被帶走了,就像白瑞德離開前,郝思嘉傷心的問他:「如果你走了,我該到哪去?我該怎麼辦?」瑞德只回答了她:「坦白講,親愛的,我一點也不在乎。」(「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他當然並非不在乎,但是為了更好的明天,他願意放下這虛幻的一切醒過來。瑞德說完這番話就隨之消失在霧中了。

但風也會帶走大霧。

瑞德離開也打不敗郝思嘉,因為他們是同樣的人。郝思嘉傷心之餘,又再度燃起希望,對自己說:「塔拉莊園,我的家!我要回家。總有一天我會讓他回來的!畢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Tara! Home. I'll go home, and I'll think of some way to get him back!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這樣悲傷的故事中,給我的圓滿,是--它還充滿希望。如同我們努力的活著,不是為了虛無飄渺的昨天,而是被風吹散後,更清晰踏實的明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