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赫賽赫曼《徬徨少年時》小記

10月 16, 2021



赫賽赫曼在《徬徨少年時》寫到這樣的一句話,比喻得極好:「鳥奮力衝破蛋殼。世界則是這顆蛋。若想出生,就得摧毀一個世界。這隻鳥飛向上帝,上帝的名字叫做阿布拉克薩斯。」

他也在書中寫到:『想要把某人殺了,或是想要犯下罪大惡極的行為,這時你要想一想,那是阿布拉克薩斯在你內心製造的幻想!你想要殺害的絕不是一個真實的人,肯定只是一個偽裝而已。假如我們怨恨一個人,我們恨的是在他形象中的某些東西,這些東西也是我們本身所擁有的。凡是我們本身沒有的東西,並不能激動我們的心。』這些話簡直震碎了我靈魂中的僵石。是不是我們恨與愛的都只是一種象徵與形象,從不是個體本身。
愛是否能引用這句話重新比擬:「你愛的絕不是一個真實的人,肯定只是一個象徵而已。假如我們愛一個人,我們愛的是在他形象中的某些東西,這些東西是我們本身所沒有的,凡是我們本身有的東西,並不能激動我們的心。」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