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月 11, 2015

關於人們心中所想像的那些。

其實這社會普遍是喜歡造謠和聽信謠言的,而且這些謠言普遍都是壞事。
我想起魯迅在<世故三味>說過的這麼一個故事:
  
『十多年前,我在教育部裡做「官僚」,常聽得同事說,某女學校的學生,是可以叫出來嫖的,連機關的地址門牌,也說得明明白白。有一回我偶然走過這條街,一個人對於壞事情,是記性好一點的,我記起來了,便留心著那門牌,但這一號;卻是一塊小空地,有一口大井,一間很破爛的小屋,是幾個山東人住著賣水的地方,決計做不了別用。待到他們又在談著這事的時候,我便說出我的所見來,而不料大家竟笑容盡斂,不歡而散了,此後不和我談天者兩三月。我事後才悟到打斷了他們的興致,是不應該的。』
 
聽見謠言人們蜂擁而上無限幻想、真相揭露後的無聊無趣毫無想像卻會讓人一哄而散。我開始相信人們根本不想聽事實,只想聽「他們所想像的事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