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1月 17, 2017

【根本仙境的藍湖溫泉、被綿羊統治的星球、奢侈的連看兩天爆發的極光。】— 冰島環島記(上)


今天要去冰島啊啊啊啊啊啊啊!!!!!!!
窩豪興奮啊!!!!!!!!窩真的豪興奮啊!!!!!


.................總之,大夥凌晨4點多就起床,從挪威機場出發咚咚咚就到冰島了(咚咚咚是搭青蛙過去嗎)。 到達當時已經是天亮了,從機場直奔離機場很近的租車地點,不過一行人滾著行李走去也花了約莫15分鐘,而且一下飛機風就超大,頭髮根本被吹得群魔亂舞。

好不容易的、千辛萬苦的、千鈞一髮的、千里迢迢的、千載難逢的(?)終於走到,才發現原來機場出口就有免費接駁公車接送旅客到租車的地點(為什麼不早發現啊!!)。


1月 05, 2017

關於wordpress換虛擬主機怎麼搬家絕對成功法

其實我是抱著很厭世的心情寫這篇文章的
曾經成功搬過很多次wordpress主機資料(至少五六次以上)
可是我發現當時卡關都忘了寫文

結果悲劇又發生了
這次我為了要搬客戶的主機卡了十幾個小時
我自己service主機都很順利
結果幫客戶用別家主機商搬家就出了大問題
發現竟然是資料庫匯入的時候檔名最後沒有寫成.sql.zip
是說我的主機搬資料庫也是直接匯.sql沒事
幫客戶用別家主機商直接匯入.sql就不行
資料表跟wordpress一直串不起來
你他媽這是什麼奇怪的卡關法啊!!(沒辦法不是工程師實在搞不懂原理)

12月 28, 2016

【人生為主題的雕塑公園、寶可夢和海鷗天堂、不過挪威沒有到處是森林啊!】—挪威奧斯陸



沒想到的會有第三次的自助旅行。


這大概算是我媽這兩年不斷嚷嚷著要去北歐而莫名其妙就成行的一趟旅程。於是乎,我又帶著阿姨們出國了。第三次規劃行程,除了我自製行程表已經越來越精緻化以外,步驟在心裡已經也已經變成了SOP,所以這次更快的規劃完整整一個月的行程,結束這回合。每次出國幾乎都是這樣。我一直都是無視我媽的嚷嚷,直到預定要出發的前半年,她開始問訂機票的事情,我查完訂完,才真正的確定「我又要去歐洲自助旅行了」、「我又要規劃行程了」這件事。

12月 14, 2016

成為你想要的樣子

你曾經想像自己的外貌和一舉一動,有一天可以襯得上一笑百媚生或玉樹臨風瀟灑倜儻這樣的句子,每一個側臉、抿嘴,都讓一堆妹樂得花枝亂顫,甚或在馬桶上拉屎便祕的樣子,都好比金城武在樹下沉思那樣的美感。挖了一顆鼻屎,甚或是從口袋裡發現一百塊,都可以是天大的新聞,你同時也不再取笑記者是智障,因為你發現這些智障是為你而生;想像一口流利的談吐,想像自己對於詞彙的取用和靈感源源不絕,語言好像只是有趣的益智拼圖。別說喬治歐威爾的《1984》或村上春樹的《1Q84》,你隨便寫本《9527》都可以翻成三十幾國語言賣到缺貨,然後馬上轉型當導演拍電影,名利雙收同時還能順便把一堆漂亮妹子;想像自己一開口唱就可以把心情哼成歌,根本金絲雀轉世成人,別說開口唱,就算不開口,連放屁也都好聽到可以編成曲子,早上起來蹲馬桶或是喜歡吃早餐這種稀鬆平常的事,都可以寫成一首首超凡又好聽到掉渣的歌到處傳唱;想像自己的藝術天分好到連你自己都害怕的地步,隨便畫個幾條線幾個圓,一個創世紀、宇宙混沌之初的印象畫就出現了。你不知道自己在畫什麼,只說了:「我只想給你們帶來各位,美感的滿滿的大平台。」,觀眾就自己激情四射的感動流淚;想像自己的才華天分能是出生就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三歲就可以彈李斯特和蕭邦,五歲推論出殺甘迺迪的兇手與殺人動機的正解,七歲解決國際關係上的兩岸問題,九歲寫出對量子力學的見解與新發現。

12月 04, 2016

規則在這裡,快玩吧。

這世界一直都在進行著它悲慘進程。活著就像敵隊的塔三線完好,而我們過半隊友還在讀秒等復活,主塔卻已經被推到殘血是同個道理。你已經知道答案,但死命活命的,也要演這齣不能放棄的大戲。彷彿在冀望著戲演到有一天也有出人意表的結局,但心裡明白,等不到那時候。

11月 30, 2016

CSS在 iOS上竟然長得跟原本的不一樣?各種iOS問題解法小整理

雖然切過的板已經不少,但是非常偶爾還是會出現那種:「電腦模擬手機畫面」跟「用iphone手機實際上看」長得不一樣的怪問題。沒錯,就唯獨iOS會有。發現原來是iOS對於CSS的語法默認值不太一樣。來提幾個剛好我遇上的問題解法:

1. iOS上觀看,若手指按住表格拖曳時,沒辦法繼續往下滑動
原則上這問題就是我上述說的iOS默認值不一樣的問題,
加一行就解掉:
-webkit-overflow-scrolling: touch;

11月 26, 2016

好啦,今晚戰反同,我這不是來了嗎?



說起最近同性婚姻的法案、公聽會如火如荼的展開了,台下的觀眾想像力也跟著展開了,各種反對聲音在控訴同性婚姻如果過了會怎樣,在網路上引起一陣熱烈討論,我只好跟著參戰臭熱鬧一下。不過我想已經有太多討論了,這篇文章只是想簡單做個總整理,在打文章的同時也更新一下在我腦裡對這議題的理解。



到底誰霸凌誰啦?

反同的人被打臉打到需要尋求庇護,認為這是在霸凌他們。說實話,你參加辯論會辯輸了會舉手說:「人家講不過你啦!你這根本是在霸凌我」嗎?講到最後講不過了,就開始說出什麼:「真愛的起源是性器官。」這種荒謬言論(我相信李宗瑞會支持啦。);不然就是一些人會把聖經拿出來跟我講耶穌說了什麼(突然想起以前天主教和基督教也很愛拿聖經來迫害科學家,去看看以前科學家布鲁诺是怎麼被這些狂熱分子用火刑燒死的。)好像全世界都應該聽聖經的話才對。憑什麼別人不是基督教還要聽你們聖經講什麼?ISIS拿著可蘭經說他們到處恐怖攻擊是為了聖戰,是奉阿拉之名,是有理由的,是很合理的,你們怎麼沒認同過?每個人都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但是別拿你的神講的話來告訴世人該怎麼做。

11月 17, 2016

用純CSS做出JS般的觸發效果!




CSS3之後,多了一個好用的東西 :target
加上:target的class屬性會在「被連結」的時候(包含id之下的屬性被href連到之後)才啟用。
寫法是這樣:


10月 24, 2016

從一個小女孩的日記看殘酷的納粹大屠殺-我讀《安妮日記》

(六歲的Anne Frank)

 
德國納粹在二戰期間(1939-1945年)殺了六百萬的猶太人,數量已經龐大到無法想像,或許這樣沉重的歷史傷痛還不比現今區區幾個人的死亡來的讓眾人激動。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重要,都是無從比較的,我也無意去比較這些生命的輕重,但是看著眾人只為少數的生命逝去而激動,卻對六百萬人被屠殺的歷史不為所動、甚至不去了解這段歷史,這才是讓人驚訝的。就像史達林曾經說過:「A single death is a tragedy; a million deaths is a statistic.(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卻是個統計數字。)」 一樣的諷刺。

9月 14, 2016

或許就只是因為寂寞吧。—電影《her》



這電影的悲傷是抑鬱的。

心裡很悲傷,但是卻像不希望被看到似的,不表現出來。連快樂的時候都是帶著淡淡的悲傷的。一股無法宣洩的哀愁感,比起大哭還要難受。

人在寂寞中就是這樣的狀態。尤其歷經心碎之後的寂寞,寂寞得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人可以理解和明白,只好輕飄的讓自己在虛幻中找到一點真實。這已經是我深愛的一部電影,正因為這部電影輕輕地、溫柔的包容著每一種人,雖然是一部講述虛擬(電腦)跟真實(人)之間的故事,但是卻不帶任何實際的批判。這電影讓我想起了對於人性只是描繪,同樣也不帶任何批判的《紅樓夢》。曹雪芹在書的開頭就寫到:「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當假的事物被當真的時候,真的事物也會像假的一樣;當不存在的東西被認為是存在的,存在的東西也會被認為是不存在的。

Share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