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3月 29, 2020

「是的,這是關於精神病的故事,我是說——整個社會的精神錯亂。」不想被看見的一點小記:我看電影《小丑》(或許有雷)


坦白講這電影我看得很難受,或許是因為前半段電影場景跟每一幕都有著破落燈光閃爍的畫面,以及血腥暴力的殺人場景還有主角那維妙維肖表現出的精神病舉止,都讓我看得很不舒服。電影的場景表現破落和不適感可以透過鏡頭刻意為之,但主角精神上的疾病卻貨真價實的在世上存在著。或者也可以這麼說:所有東西都是存在的,而導演只是選擇了這部分把他表現出來。

3月 07, 2020

True happiness

叔本華認同亞里斯多德在《尼各馬可倫理學》裡寫的一句話,大概是這麼說的:「明智的人追求的不是享受,而是無痛苦。」理由是,一切快樂與幸福本質上是負面的,而痛苦的本質上是正面的。我想,這裡的負面與正面的意思,是指「被意識到」的程度來說。也就是,所有一切快樂與幸福都很難直接地被意識到,但在幸福之中那怕是出現了一個微不足道的痛苦,他卻是被意識正面的感受著。叔本華覺得人生最大的錯誤,是妄想把人生這個苦難的舞台變成遊樂場,不是去追求無痛苦,而是去追求享受和快樂,而這卻正是眾人所在做的事。
 
就像伏爾泰說過的一句話:「幸福不過是一場夢,不幸才是真實的。」

presence

我喜歡人的思考,但不是喜歡人。要是可以,我不想作為人而存在。要是作為僅止擁有思考能力的無法肉眼識見的一種思考物,我會興喜若狂。人們只會看見我的思維和文字,而不是僅從身為人的型態去判斷和理解我。究竟思考才是存在本身、還是物質才是存在本身,我必須作為物質的存在才足以思考世界和這樣的問題,所以我想我是為了思考而忍受存在的。
 

ShareThis